2008/09/30

[美食]超大的素食潤餅捲


昨天託薔蜜的福,放了一個不像颱風假的颱風假。
由於前一天的庫存糧食不多,因此,中午便跟老婆到淡水北新路上去覓食。
途中,經過了一家素食潤餅捲,老婆說:網路上有傳這家很好吃。
不過,印象中,潤餅捲不大,於是,便跟老婆約好,吃完正餐後,再來買一個吃。

就在我們吃完正餐,手裡拎著COCO買的飲料時,來到了這間店,跟老闆娘買了一份潤餅捲,準備邊走邊吃。
誰知,當老闆娘拿潤餅捲給我們時,我們傻眼了!

是的,真的是傻眼。超大的!它的份量,就算讓你當正餐吃,也很足夠。
(這是比例尺,跟我老婆的手比起來,它可是十分巨大。)

(咬幾口後的剖面圖,料多味美,價格實在。)

就這樣,兩個人合吃這一個潤餅捲。雖然是素食,但口感很好,而且,只要35元。
地址我不太記得,在淡水的北新路上,淡江大學後面。
如果您有機會到那邊,不妨買一個來吃吃看喔!

2008/09/29

[戰報]阿克罕驚魂:艾伯特手札


這個買了很久的大作:阿克罕驚魂,在找不到咖、規則不熟悉,加上又沒時間碰的情形下,被我冰封了很久。
後來,自從有過一個人開星海爭霸的經驗後,就決定利用薔蜜颱風的颱風假,自己單人勇闖阿克罕。

什麼是阿克罕?
如果您有興趣,可以到下面這篇文章:Arkham Horror 簡介,您就可以知道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。
簡單的說,我們扮演不同身份角色的調查員,因為各自的原因,來到了這個小鎮。目的,就是調查這裡的神秘事件。而這裡所發生的神秘事件,都跟克蘇魯神話(Cthulhu Mythos)裡面的邪神有關。

當初看到這個故事背景,加上又是個合作的遊戲,便深深的吸引了我。

可惜,買了兩年,都沒碰過。

(遊戲設置好的情形。這個遊戲,需要的桌子,真的很大!)

FF的遊戲,都有一個特性:配件超多,設置時間也很久(約20分鐘)。不過,內容精美且有深度,使它廣受玩家好評。如果有機會,您又喜歡,建議您不妨花個一下午,好好來品嚐一下這個遊戲。

以下的戰報,是我在遊玩之前,就打算這樣寫的。

選擇的是記者的角色,但為了故事的進行,我刻意不採用原創角色的背景。

這樣的撰寫,是第一次嘗試。文筆不好,還請多多包涵。
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08.27,上午

約莫五坪的辦公室裡,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新聞競賽獎狀或獎牌,想也知道,這是老總用來跟人炫耀他的豐功偉業。

檜木做成的辦公桌,上面堆滿了各類的新聞稿,有的只有文字,有的是散亂不堪的照片。任何的新聞,想要在明天的報紙上刊登,通通要過這一關。

而我,此刻,當然是拿著我熬夜寫出來的東西,在等待老總過目後的結果。

「呀!」的一聲,那張老舊不堪的沙發椅,轉了過來。看見老總臉上面無表情,大概,這篇文章,又無疾而終了。

「艾伯特,你到我們報社來,有多久了?」老總的語氣,露出一絲不爽與審判的味道。

「報告老總,五年了。」雖然知道接下來會怎樣,但我還是硬著頭皮回答了。

「啪!」一聲,昨夜的稿件,絲毫不差的甩到我臉上。

「五年了,還給我寫這種東西?『資本主義的崛起與危機』?『流浪狗的處置與安樂死之討論』?這是啥東西?」老總終於忍不住,破口大罵。

「這是對現在社會現象的一種關懷,我認為這很有意義。」面對怒目相向的老總,我鼓起勇氣,講出心中憋了很久的話。

「有意義個頭!你認為讀者喜歡這些嗎?」老總咄咄逼人的問道。

「我...我覺得...應該會有人喜歡...吧!」說真的,這個問題,我也很難回答,畢竟,這個社會,價值已經扭曲了。

「什麼叫應該?我看拿去送人家看,他連看都不想看。現在的新聞要的是什麼?不夠血腥、不夠暴力、不夠色情,就別給我端出來。」老總氣呼呼的樣子,彷彿人家欠了他不少錢的樣子。

「但是,我在學校接受教育的時候,不是這樣教的。教授說,新聞人要秉持著公正客觀的立場,去報導一件事情,而不是幫讀者解讀一件事情。這才是新聞的倫理。」沒辦法,我就是不能認同現在的媒體,說什麼也要跟老總槓一下。

「倫理個頭!公正、客觀?別開玩笑了,好不好!我們就是要搶頭家,就是要讀者隨時注意我們的新聞。管他內容公不公正、客不客觀,胡說八道也給它寫上去,反正有人看就行。沒有爆點,哪來的新聞?你當報社是慈善機構啊?在職場上,學校那一套,根本是狗屁不通。再不給我好好寫,明天就給我滾蛋!」老總批哩啪啦的罵了一串,真不知道該誇他誠實?還是為現在的社會感到悲哀?

「是!我等一下回去重寫。」沒辦法,為了混口飯吃,只好回去大改特改。

「不用了!等一下給我出去跑新聞。看看有沒有什麼新鮮事!」老總回復心平氣和,脾氣變得還真快。

「但是,今天是颱風天耶!」颱風天跑新聞,老總瘋了不成?

「颱風天?颱風天你要不要吃飯?要的話,就給我乖乖去跑。不然,你現在就可以辭職了!」老總下達最後命令,看來,我是不得不屈服了。

於是,我拿著傘,帶著我那台寶貴的萊卡相機,拎起包包,收拾一下,準備離開報社了。

「艾伯特,這兩瓶水、來福槍及這張信用卡你帶著,說不定,路上你會用得到。」老總突然叫住了我,並遞給我這些東西,讓我嚇了一跳。

不過是去採訪新聞,帶水與信用卡我還能理解,但帶著來福槍做什麼?這我就想不通了。

但既然老總給了,我帶著就是了。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08.27,下午

「颱風天,開玩笑,哪裡有什麼新聞可以跑?大家都嘛躲在家裡,誰會出來街上混啊?」面對著強大的風雨,出於無奈的我,一邊走著,一邊到處搜尋著,看看有沒有什麼鏡頭可以拍下。但講真的,除了大雨與快要被吹散的這把傘,一路上,我還找不到第二個人可以交談。

對了,我忘了自我介紹,我叫艾伯特,今年28歲,五年前,我從波士頓,來到了麻薩諸塞州的這個小城鎮:阿克罕。當初會選擇這裡,除了這裡民風純樸,而且,也是來這裡找工作。畢竟,大城市裡,對於我這種大學畢業生來講,沒有經歷,就等於沒有資歷。所以,想要混口飯吃,就必須要先有實務的工作經驗。

還滿幸運的,我找到了一家報社:爆點。看它的名字,感覺很特別。於是,就展開了我的新生活。大學時代,我主修新聞,副修歷史。前者,是因為我喜歡寫寫東西,拍拍照,如果可以,還可以拿來當謀生工具。後者,則是我真正的興趣。常在想,如果有一天,可以把這兩者結合,那該有多好啊!

只是,報社的老總,似乎很不滿意我的想法。老是要我跑些社會新聞,挖些八卦,就算沒有被證實的,也沒有關係。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,就是:報新聞,請把良心跟道德感撇開!
這可跟我大學時代,所學到的理念,大相逕庭啊!

也就因為這樣,五年前,我是個小小記者,五年後,我還是一樣。

老闆為何不炒我魷魚?

哈!報個內幕,因為我們是新公司,人手不足。如果開除了我,恐怕,老總自己會更忙不過來。

回到主題,街上沒什麼人,在這邊胡亂的晃,也不是辦法。
還好,剛剛在咖啡廳休息一下的時候,聽見有人說,小鎮裡最近很不安定,每到了夜晚,總有不明的生物出現,不是攻擊家畜,就是破壞物品。即使通報了警察,依舊找不到任何線索。

既然這樣,我就去案發現場,碰碰運氣,也許,能讓我挖到什麼獨家新聞也說不定。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8.27,傍晚
風雨漸漸的變小了,但街上,依舊沒有什麼人影。我來到了人們所謂的「不可指名之地(The Unnamable)」,要到這邊來找尋線索。昏暗的天色下,隱隱約約,濛朦朧朧間,那裡,彷彿有一道我從未見過的光芒。當我靠近的時候,我突然失去了意識。

(不可指名之地,異世界傳送門打開處。因為有線索,所以,就給他勇闖過去啦!)
當我再醒過來之後,卻發現,這裡不是阿克罕。但,這裡又是哪裡?

我不知道該往哪走,也不知道能走到哪去。

突然,從我的包包內,掉出了一本筆記,斑駁的痕跡,略微殘破的內頁,在在訴說了它的年紀。

喔!我想起來了,這是前幾天,我到鎮上的圖書館,去借閱的書。說也奇怪,擺放的位置不是很明顯,但我就是能夠被它給吸引。打開內容一看,克蘇魯的名字,出現在我的眼前...

當我翻閱完畢,良久,一直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內容。這件事,如果被證實了,可是天大的頭條。老總一定會樂歪的,但,我要怎麼告訴他?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8.29,凌晨

根據那本筆記的記載,我所在的位置,應該就是被它稱做異世界的「瑟里諾」(CELEANO),照時間的推算(如果我的錶還準確的話),應該是8月29日的凌晨了。天哪!這個鬼地方,霧茫茫的一片,根本不知道出口在哪。上一次最後進食,已經是兩天前的事了。沒有食物,沒有水,我幾乎快要撐不下去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我突然遇見了一個憔悴的生物,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牠,反正,絕對不會是這世界上,所應該見到的。照正常反應,我應該拿起來福槍,雖然我射擊技巧不怎樣,但至少,防身應該是綽綽有餘。但不知為何,這個生物,給我一種沒有惡意的感受。

牠好像很久沒有遇到人(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,是不是還有其他人...),一見到我,就批哩啪啦講個不停。說也奇怪,我居然都聽得懂。而且,我的回答,牠也能夠知道意思。於是,沒多久,牠就提出一個問題,跟我爭辯這個世界上,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?拜託!不管是雞還是蛋,對飢餓的我來講,都是一種食物,誰先誰後,又有什麼差別呢?

幸運的是,眼前的生物,並不像我一樣,飢腸轆轆。否則,以我的直覺,我可能會成為牠肚裡的佳餚(雖然是個兩天沒吃飯的佳餚...)。

牠被我無理頭的回答方式,給逗笑了。說我真是有趣,決定要給我「祝福」(在這裡,我需要做一個Lore(-1)的檢定。如果通過,就可以得到一張祝福卡,之後丟骰子的時候,4、5、6就算成功。)。

祝福?這東西能夠用給的嗎?

哈!如果真的可以,那請祝福我早日找到出口,盡快離開這個地方。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8.29,上午
自從遇見那個奇怪的生物,得到牠的「祝福」後(雖然,我沒感覺到有啥不同),我也漸漸習慣這個諾大的異世界空間,肚子,也不再那麼的餓。似乎,好運真的降臨到我的身上。

我看見了前方有一個類似祭壇的東西,但,有一雙巨大的眼睛,在警戒著祭壇。仔細一看,祭壇上,彷彿有東西在上面。難道,會是食物?

我小心翼翼,躲過巨大眼睛的察覺,偷偷靠近的祭壇,很失望的,沒有發現食物,卻看見了一個卷軸。反正,既然都來到這裡了,老總又要我挖新聞。如果空手而回,打死他也不會相信我曾經來過這裡。

心念一轉,撇下道德良知,我拿走了祭壇上的卷軸(這裡,我需要做一個Sneak(-1)的檢定,如果通過,則從祭壇上,偷取一個卷軸。如果失敗,將背痛苦所箝制,並失去3點心智)。

此時,就在祭壇的不遠處,有一道光芒。這光芒,就跟當初把我西進來的光芒一樣。

哈!果然天無絕人之路。雖然不知道光芒又會把我傳送到什麼地方,但至少,不會比現在更差了。

於是,我趕緊加快腳步,從祭壇這裡,溜去光芒那...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8.29,上午

當我睜開眼睛,熟悉的景象,又回到我眼前。萬歲!我又回來阿克罕了,真令人興奮啊!看著從祭壇上拿回來的卷軸,彷彿是一個古老的咒語。我是記者,哪裡會這種東西,不過,若是給老總看,說不定,會幫我記功嘉獎也說不定。

正當我慶幸自己的遭遇時,變數抖生。

一隻黑色蟒蛇般的巨怪,從地底冒了出來。
看見了牠,我有點傻眼。所幸,在異世界裡的遭遇,讓我看見這個生物時,雖被嚇了一跳,卻不至於失去理智。

老總是對的,沒有多想,我立刻拿起來福槍,連續開了幾槍。

「碰!碰!碰!」子彈都確實打中了,卻不能造成任何傷害。

天哪!這是什麼怪物?
(很不幸的,當我回到阿克罕,剛好有怪物在此出現。我的第一場戰鬥,就這樣展開。只是,這個傢伙,居然是物理免疫,讓我原本開心一開始就抽到來福槍的喜悅感都不見了。)

怪物似乎也被我的攻擊給激怒了,快速的向我攻來。

由於來福槍失效,我只能不斷的閃躲,不斷的找尋掩蔽。
同時,另一隻手,伸進包包內,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用的東西。

「咦?這是?」我摸到了老總給我的水。

奇怪,我在異世界的時候,怎麼沒想到包包裡有水可以喝呢?

雖然這麼想,但眼前不是喝水的時候。正當我準備閃躲,從這座矮牆逃到另一座矮牆後面時,怪物突然冒出(我明明看見牠在那裡的啊!),讓我閃身不及,跌了一個狗吃屎。

原本以為,我就這樣完蛋了,但沒想到,手中的水,噴濺到怪物的身上,怪物立即產生痛苦的哀嚎。

似乎,這個水,不是普通的水?

管它的,既然這個水對牠有效,二話不說,整瓶給他丟過去。配合我的來福槍狙擊,當場讓這隻會遁地的怪物,淋了一場雨。

沒多久,怪物發出陣陣白煙,從我眼前消散不見...
(這怪物很難殺,我也逃不掉,可能會直接進醫院。原本的關門大計,可能會被迫中斷。還好,我有抽中兩瓶聖水,配合祝福卡,順利解決第一場戰鬥。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8.29,中午

颱風似乎已經過去了,天空又恢復以往的晴朗。只是,在這「不可指名之地」,雖看的見太陽,卻不時有雲層籠罩。

正當我解決完第一隻怪物,坐下休息時,天空中,有個黑影,快速飛進。

樣子看起來好像人,但,人會飛?

我的疑問,沒有多久,得到了解答。

牠,只是樣貌像人,但嘴角露出的獠牙,上面還摻雜著不知名的血液,我的歷史知識告訴我,這是:吸血鬼...

我的頭一片混亂,因為以往讀到的故事告訴我,吸血鬼不會白天出現。
但此刻,這傢伙,卻好端端的站在我眼前,眼神空洞,卻嗅得出邪惡的味道。

「碰!碰!碰!」還好,我的身體反應夠機靈,直接就拿起來福槍,一陣射擊。

但,我忘了,如果牠真的是吸血鬼,根本不怕子彈。除非,子彈是銀製的。但老總哪有可能會料到我會遇上什麼?就算料得到,哪來那麼多錢,給我銀製的子彈?

完了!又是一個不怕子彈的傢伙。我嚇得有點手軟了...

突然間,猛然想起,我包包裡,還有一瓶水。希望,這瓶水,跟剛剛那瓶水是一樣的...

我把整個希望,賭在那瓶水上,從包包拿出後,奮力一擲。
只見那個吸血鬼,跟前面一隻怪物一樣,一陣哀嚎後,化做煙霧消散了...
(原本打算關門了,但因為怪物移動的關係,被迫進入戰鬥。偏偏,又來一個物理免疫的傢伙。)

(沒辦法了,眼前這關沒過,後面我也不用多想。二話不說,第二瓶聖水再拿出來用。就這樣,兩瓶聖水,幫助我消滅兩隻怪物。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8.29,下午

連續兩場的戰鬥後,讓我疲憊不已。

今天還真是倒楣透頂,好不容易回來,卻居然連續遇到這些奇怪的生物。看來,鎮上居民所傳是真,我得趕緊回報,這消息,已經不是頭條新聞的問題了。如果怪物真的繼續存在,整個阿克罕,不,是整個人類,都會面臨巨大的危機。

正當我準備要離開這個「不可指名之地」時,我看見了一隻像神話裡才會出現的龍,一條怪異的龍...
(這條龍的出現,讓我第一次遇到挫敗。無法迴避的情形下,只好選擇應戰。)

(但在意志檢測時,偏偏丟不到我要的數字。即使,我已經有了祝福卡...於是,就這樣,失去了4點心智,直接被送到精神病院。XD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2,上午

我不知道我何時醒過來,但據醫院裡的護士描述,我昏倒的期間,口中唸唸有詞,不斷呼喊著:啊!有龍!不要過來!

如果我是眼睛閉上,才講這些話的狀況下,應該事會被送到鎮上的醫院。偏偏,我失去意識的時候,眼睛還是睜大的。

發現我的好心民眾,以為我發瘋了,就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來。

還好,我的腦子還算清醒。

在我跟醫生及護士的解釋,並打電話給老總求救下(當然不會說我遇到龍,否則,他們一定不會讓我出去。)付了醫藥費與住院費用後,我就離開了這家精神病院。

原本,老總要我立即回去。

但好奇心告訴我,這陣子所遇到的事情不單純。

打個電話回報社後(當然又是挨一頓罵),我決定繼續追蹤下去。

由於身上的物品,所剩不多。於是,便拿著信用卡,準備去領錢。誰知道,我消失太久,老總怕我的卡被盜用,將它停掉了。
(因為我選的角色是記者,所以一開始,就有一張類似提款卡的東西,只要不要丟到1,每回合都能領2塊。偏偏,當我需要錢的時候,丟出了1...)

算了,摸摸口袋,還有12美金。我想,應該還夠用。

想了一下,便決定到「希伯的酒館」(Hibb’s Roadhouse)去打聽一下。

誰知道,才剛進門,就被一個男子給撞了一下。等我點完東西,準備付錢時,卻發現,錢包不見了!

該死!這個扒手,居然把我僅存的錢都扒走。

絕不輕易放棄的我,開始發揮記者的天賦,花了一些時間,找了一些線索,終於在酒館附近,逮住了這個傢伙,成功的要回我的錢。
(這邊我要通過Luck(-1)的測試,否則扒手把你偷個精光!失去所有的金錢。所謂「屋漏偏逢連夜雨」,提款卡失效,現在又遇到扒手。好慘啊!還好,猛然想到,我可以花費線索指示物,用來增加骰子。不然,我的幸運值只有1的情形下,根本連做測試的機會都沒有。)

好不容易要回我的錢,正當要離開酒館時,卻又遇上從空中飛來的不速之客。
由於我的聖水都丟光了,在研判對戰不利的情形下,馬上溜之大吉。

(又遇上了這隻物理免疫的怪物,沒有「傢伙」可以對付下,只能選擇迴避。還好,這次給我躲過了...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2,下午

好不容易逃離吸血鬼的追殺,來到了珍品店(Curiositie Shoppe)。為了慶祝錢失而復得,並且補充物品,我決定好好犒賞自己一下。

老闆見我年輕,以為好騙,想要拐我,卻不知道我記者好歹也當了五年,社會經驗可不少。一看就知道老闆這家珍品店,其實是間黑市,裡面的東西,來路絕不單純。

(還好,我的身份是記者,不然所抽到的第一張遭遇卡是:「當你納悶的走進商店深處,你聽到一些聲響。通過Speed(-1)檢定否則你到了之後剛好撞見一場墮落的集會。萬物突然變漆黑,當你醒來後,你處在未知的地方。抽一張神話卡並移動道時空門出現之地,然後馬上在那有個遭遇。」這張卡,我一點都不想要啊!)


在我機靈的反應與威脅下,老闆只好乖乖任我擺佈。當然,我是來買東西,不是來搶東西,該付錢的時候,我可是一毛也不會少。

「呃...你確定你要那一把?」老闆見我拿起一把奇形怪狀的劍,露出一臉狐疑。

這把劍,樣子很特別,但毫無光澤,鏽點斑斑,一點都不像神兵利器,也不知道為何,我就是喜歡這把。

「是啊!就這把!要價多少?」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。

「如果是照『正常』行情...」老闆支支吾吾的回答。

「老闆,我可是個記者喔!」不等老闆說完話,我亮出了我的王牌。

「好啦!算我倒楣,這把,當初我是以8美金買到的。成本價給你,夠意思了吧!」迫於無奈,老闆吐出實情。

沒問題,手中的錢剛好足夠還有多,很爽快的付了錢,拿了這把劍就離開。

後來,證明我的眼光是對的。這把不起眼,又很奇形怪狀的劍,居然是把有魔力的劍。在我翻了一下從圖書館借來的筆記後,發現,它叫做:榮耀之劍(Sword of Glory)。

(在記者特殊能力,可以二選一的情形下,我選擇了第二張遭遇卡:「賓果!你剛好找到你正想要的。從獨特物品牌庫或普通物品牌庫裡選擇出一張牌,並照上面的價錢買下。」也就因為這樣,我才能買到這把魔法武器,+6顆攻擊骰耶!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3,上午

經過了一夜的休息,我信心滿滿的帶著我的裝備,再次前往珍品店,去找老闆挖寶。老闆一看見又是我,這次,直接送我一本書。

「拿去吧!這個是很久以前,一位客人所寄放的,但已經很久沒有消息了。對我來講,看也看不懂,留著也賣不出去,沒有什麼用,你是個記者,說不定知道怎麼閱讀它。」

看著書名,我感到興趣,於是,便拿著書離開了。

(雖然有遇到怪物,但我已經有了榮耀之劍,管他什麼怪物,在祝福卡的配合下,順利給他解決掉了。)

(我選擇不執行遭遇,直接抽取一張特殊物品。因此,就拿到這本書啦!只是,整場遊戲,我都沒使用過就是。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5,下午

後來,我回到了報社,將我所經歷的遭遇,向老總報告。

一開始,老總以為我在編故事騙他,一度想發飆,但後來越聽越覺得神秘,引起他的注意,加上這幾天,小鎮裡傳來的消息,讓他不得開始相信我所講的。

於是,他便要我繼續追蹤下去,並且告訴我,如果這次辦得好,會將我的薪水連跳三級,並且升上來當主編。

當主編我是沒啥興趣啦,但看在薪水連跳三級的份上,加上我對這整件事情,頗感興趣,於是,便答應了繼續追蹤。

沒多久,就聽到鎮上傳來消息,在另一處,出現了奇怪的光芒。

我知道,鎮上又有一處地方,被異世界給打開了。於是,責任感驅使,我要再進去一次!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5,晚上

亞格斯(Yuggoth),另一個異世界。一踏入沒多久,就遇見一個莫名的生物,沒有身體,確有一個圓住體般的頭,看著我,並以譏笑的口吻,對著我說:年輕人!你進入了這裡,就別再想要回到你溫暖的家。

由於,牠並沒有攻擊我,否則,面對這樣的取笑,我一定二話不說,賞他一個痛快。

既然,我是來這裡探索秘密的,就已經有相當的覺悟。
(兩次的異世界遭遇,都還滿幸運的,沒有造成我重大傷亡。這次我遇到的是:「一個柱頭嘲弄著你並譏笑著說"你回不去家啦!"通過一個Will(-2)檢定否則失去2點心智。」在祝福卡的功用下,我又成功的通過了考驗。)

但好運不常,這個亞格斯,跟之前碰到的完全不同,無邊無際的黑暗,驚嚇著我。儘管,我已經有過不少經驗,但這種黑暗,彷彿會侵蝕人心,讓我的意志越來越薄弱...

就在我快要抓狂發瘋的時候,讓我找到了出口。

這種不愉快的經驗,我發誓,我再也不會做第二次。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7,清晨

一回到阿克罕,我發現整個城鎮不對勁,有種肅殺與詭魅的氣氛。
照理講,這個時候,應該會有早起的人做晨間運動,但,怎麼一個人也沒有?

一個怪物的嘶吼聲,回答了一切。

現在這裡,除了我,在無他人。
四周又這麼空曠,避無可避,只好正面一戰。

就在此時,那把榮耀之劍,散發異樣的光芒,剎那間,金光四射,光芒萬丈。
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提起劍,奮力往前。

這怪物異常的難以對付,加上我並不是武術家,榮耀之劍在我手裡,只是胡亂砍劈,左支右絀的。
但說也奇怪,這怪物竟然無法閃躲,硬生生就這樣捱了我幾劍。

當我回復冷靜,我發現,額頭上的冷汗直冒,身體不停的發抖...
(這個怪物讓人的迴避-2,偏偏,我把能力都調去加速度了,只好正面對決。)

(一翻過來,我咧!3滴血,這麼硬!如果我沒辦法在一次攻擊中,損傷牠三滴,就輪到我自己吃3滴。以這個遊戲的數值來看,平均大概是5滴血。吃了3滴血,下一回合都不能保證是否可以存活。所幸,骰子丟得不錯,4、5、6,一擊必殺!)

事情發展,已出乎我意料之外,綜合我手中得到的線索,實在是很有限。
我必須找人商量,唯一想到的,就是趕快回到報社裡,找老總討論。

只是,回去的路上,陸陸續續碰見不少怪物,在阿克罕鎮內肆虐。

人民變得不敢出門,甚至連雜貨店的老闆,都掛上結束營業的門牌,舉家遷移。

警方巡邏車四處遊走,車上的擴音器,不斷的發送警告消息,要人民待在家中,不要外出。

我想,我已經沒有時間了,必須趕快把我這陣子的發現,趕快給人知道...
(克蘇魯的使徒,看起來很好殺。但因為玩錯,不然,在大魔王魘格(YIG)能力的加持下,他可以變成4滴血...用換得,也能夠換掛你!)

(飛天蝙蝠,迴避-2,一樣很難閃躲,乾脆就直接硬上。在魔法武器的加持下,好像玩三國無雙!^^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7,上午

「年輕人,你似乎遇到了麻煩。」一位中年女性的聲音,從耳旁傳來。

一路上,我急著趕路,一方面要閃躲不知道何時冒出來的怪物,一方面又要小心翼翼,保護自己所得到的資料,完全沒有發現這位女性到底何時來到我的身旁。

「放心,我不是壞人。我是來幫助你的。」這位女性,後來才知道,原來她叫安娜‧凱絲羅(Anna Kaslow),她調查克蘇魯的事情已經很久了。有她的幫忙,我又得到了不少線索。

現在,我終於明白,這個遠古邪神,一直存在著。而且,就在阿克罕鎮內,不知名的地方。
牠再等待復甦的時機,為了這個時機,牠派出了大量的爪牙,從事各種活動。

這也能夠解釋,為什麼阿克罕鎮內,莫名出現一堆奇怪的生物。

「你知道的太多了,所以,克蘇魯的心腹之一:魘格(YIG),牠已經盯上你。」安娜很平靜且緩緩的向我說出這個訊息。

原本,她以為我會很驚訝,但記者當這麼久,加上最近的怪事遇多了,沒什麼好見怪不怪的。

「年輕人,你不害怕嗎?」安娜眼神充滿好奇。

「我?當然害怕。只是,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對了,牠盯上我,然後呢?」面對安娜的質疑,我笑笑的回答,並且提出我的疑問。

「牠會派出手下,找到你,然後...殺了你!」安娜的語氣,彷彿她早知道這一切,講得那麼輕鬆,卻又不帶任何感情。

「!!!」我嚇了一跳。

難怪,怪物老是找上我。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7,下午

回報了老總之後,老總要我好好休息並且養傷,他會向州長反應這個問題。

但,我哪有那個心思休息。光是手中的資料,還不足以讓世人採信。

我必須得到直接的證據:找到魘格。

一個單身男子,家中也不會有什麼醫療設備。

儘管這陣子受的傷,不足以致命,但我仍需要好好的接受一下治療。

於是,下定決心後,我決定跑一趟鎮上唯一的醫院:聖瑪莉醫院。

只是,我萬萬沒想到,這是我這一輩子,唯一做錯的決定...
(得到一個伙伴,幸運+2,並且可以得到2個線索。雖然此時幸運對我來講,沒有啥用,但多2個線索,待會對上魘格時,就多了2顆骰子可以用,也是不錯。)

(由於怪物已經佈滿整個阿克罕鎮,傳送門附近,更是累積了一堆。一旦執行神話卡,這些怪物就開始爆走。地面上的還好對付,但就是怕一次遇上太多...)

(去醫院回血的必經之路,充滿了類似這樣的狠角色。)

(由於那個時候,距離魘格甦醒的時間沒剩多少,所以,封門已經是不可行,唯有正面迎戰。為了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,我才選擇一路殺過去。這隻,當然也成為魔法劍下的祭品。)

(哈哈!這一路,真的是血戰啊!最後這裡,居然還有兩隻,殺得我都覺得:我是在玩冒險遊戲嗎?感覺比較像三國無雙耶!)

[艾伯特手札]
19XX.9.7,傍晚

一路的浴血混戰,讓我疲憊不堪。原本打算在醫院靜養幾天的我,接受了簡單治療,正在服務台辦理手續,卻被醫院外的景色給嚇了一跳。

原本被太陽暈染紅的天空,忽然烏雲密佈,並且颳起陣陣強風。

接著,一隻像蛇又像蜥蜴般的動物,血盆大口,站在醫院的門口,碧綠的眼珠,直直瞪視著我。

好運,似乎用會有盡的一天...(嗚嗚嗚!祝福卡在維持階段丟到1,再也不是4+命中了。XD)

院內原先被嚇呆的人們,開始放聲尖叫,四處逃竄...

「嘶~嘶~嘶~」牠發出的聲音不大,卻彷彿喪鐘,清清楚楚的傳進我的耳裡,每個音節,都重重撞擊了我的心,我只知道,我完蛋了...

「快走!牠就是魘格!」一旁見狀的安娜,馬上拉著早已手腳發軟的我,跟著人群逃竄。

「碰!碰!碰!」魘格見我逃走,馬上追了過來。

逃命的過程中,耳朵只聽見牠撞壞東西的聲音、醫院裡人們的尖叫聲,以及我不斷碰碰跳的心跳聲...

「怎麼辦?怎麼辦?」我嘴裡唸唸有詞,腦中一片混亂,完全無法思考。

左閃右躲,我跟著安娜從一個轉角閃了進去。後方人們的聲音,似乎越離越遠,連魘格的腳步聲,也彷彿跟著消失。

「冷靜點!艾伯特!」安娜試圖安撫我不安紊亂的心。

「牠就是魘格?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」深呼吸幾口氣後,我的情緒緩和了下來,向安娜提出問題。

「我說過了,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,雖然我一直在調查克蘇魯的事情,但我從沒有從異世界來回過的經驗。而這些寶貴的資訊,就是牠要追殺你的原因。如果這件事情,讓美國政府知道了,他們一定會想盡辦法,阻止克蘇魯的甦醒。所以,魘格最好的辦法,就是:殺了你。」安娜一邊跟我說明,一邊注意魘格是否有追上來。

「該死!」我低聲咒罵,除了對眼前的境遇感到無力,更氣自己忙著調查,卻忘了這個基本道理。

「所以,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」回復冷靜的我,馬上找到包包內的榮耀之劍。還好,它還在...

「想辦法活下去!」安娜看著我,露出一抹無奈的微笑。

「......」

我無言了,因為,連對克蘇魯研究甚多的安娜都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「碰!」天花板突然墜落,瓦礫四散。一陣煙霧過後,赫然發現一個龐大生物,站在那裡。

「魘格!」一見魘格,我推開了安娜,讓她恰恰躲過魘格的攻擊。

接著,我回身拿起榮耀之劍,往魘格身上砍去。

其實,我是有機會逃的。但是,如果魘格的目標是我,我逃走,只會牽累更多無辜的人。

(魘格的特殊能力:調查員每回合要做一個速度檢測。剛開始是+1,後來每一回合,會逐次遞減。也就是說,十回合後,我的速度原本是5,會變成-5,根本就檢測不過。此外,一旦檢測不過,就會失去一點心智與一點體力。這個調查員,心智4,體力6,最多撐四回合。最讓人無力的是:牠會讓調查員受到詛咒,丟骰子要丟6才算成功。天哪!......)

我從來沒想過,一向嫌時間不夠用的我,突然覺得時間太長。

跟魘格交手的過程中,我感受到牠的威力與可怕。

儘管,手中的榮耀之劍不斷的散發光芒,但這光芒,似乎對牠沒用。

安娜在一旁,幫不上忙。只能暗自祈禱,我能夠獲勝。

獲勝?我想都不敢想...

(心智剩下一點,也就是說,下一回合,遊戲就結束了。但魘格,牠還有五滴血...)

「鏘!」手中的劍,被魘格打飛,人也跟著翻滾到另一旁。傷痕累累的我,已經沒有力氣再戰鬥。

「艾伯特!」安娜驚呼了一聲。

「不行,這些消息,一定要流傳出去。」意識逐漸模糊的我,伸手尋找包包內,這陣子我用來做調查的筆記。

「啊~」魘格撕裂了我的右手,錐心的痛楚,讓我回復了意識。

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我用左手,將筆記本丟向安娜。

「走!快走!這..本筆..記,一定要...」

...
...
...
...
...
...
...



[艾伯特手札]封底

如果,你正在看這本筆記,那麼,很有可能,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。

筆記裡面,記載著有關這陣子,我調查克蘇魯的大大小小事情。

如果你看完了,請你一定要將這消息散播出去...

艾伯特 19XX.9.3

2008/09/24

[閒聊]孤單的感覺

圖片來源
現在是下午五點,我一個人查著電子辭典,準備教授晚上要上課的內容。
空蕩蕩的教室,除了喇叭傳來「近畿小子精選集」的音樂外,一切,都顯得很寧靜。

有時候,會覺得:我幹嘛買那麼多遊戲?
雖然,自己很喜歡玩,但沒有人一起玩的時候,還真是挺無聊。

儘管,電腦遊戲的聲光非常好,但我還是喜歡與人互動的感覺。
於是,看見喜歡的遊戲,就會不知不覺受到「引誘」,買下之後,總是會想要找人一起玩,並且像個傻子一樣,到處推廣。

只是,這既沒薪水可領,又純粹是熱心所推展的活動,在形隻影單的時候,卻反而感到落寞...

本以為,下午的研習結束,路王他們會留下來玩一場。
可是,他要回家。所以,自然也就不能期待教堂玲會留(儘管,她的理由是頭痛...)。

本來,想說就衝去卡卡城,但仔細想想:我是去那邊看書,這樣好像不太好。
而且舟車勞頓,晚上上課,我怕會睡著。XD

所以,就選擇留在教室看書啦!

老實說,我還有一些「怨念物」想要買。但每每想到,這些遊戲,絕非一個小時可以結束的。買了,心裡開心,卻得面臨自己單打雙人角色的命運。真不知道是該哭?還是該笑?

這種矛盾的感覺,此刻特別的清晰。讓我在剎那間,有種孤單的感覺。
在學校,有時候是這樣。晚上去唸書,感覺伙伴也不多...
寂寞的滋味,還真是不好受啊!

不過,還好,我的心靈有寄託物。
畢竟,我是個普通人類,知道自己有情緒,還是需要一個管道發洩。

每當不如意或者煩悶的時候,我都會看著我的模型。看見小時候就幻想的事物,能夠實體化在眼前,那種滿足的感覺,撫慰了心靈,讓自己彷彿又充滿了能量。

我不討厭孤單,因為常常一個人。
但我不喜歡那種「候補」的感覺,彷彿人家需要時,才來找自己。

因此,雖然有時候沒得選擇,但,沒關係,就接受,孤單就孤單吧!

2008/09/23

[戰報]桌遊部落第一戰


今天是頭目的桌遊部落開張日。原本單子上簽要到的人,有十來個,後來,有的忘記,有的到快結束時才到。零零總總加起來,總共七個人。嗯!雖不滿意,但尚可接受。總算,踏出第一步啦!(史蒂芬周:哪!這不就賣出第一碗了嗎?XD)

由於是第一次玩,為了要讓新接觸的玩家感受到桌遊與「大富翁」的不同,想了一下,決定讓他們玩經典入門遊戲:卡卡送。
而為了表示歡迎,頭目還去買了些材料,並請教堂玲幫忙,製作了「卡卡送小人手機吊飾」,送給今天與會的玩家。一點小心意,希望能夠號召更多的玩家來玩。當然,手機吊飾是限量的,所以,下次來的,很抱歉,我也沒有多的哩!

由於那個時候,人數不多,加上我手邊正在裝另一個遊戲的牌套,而且,我還要拍照,所以,便請路王與教堂玲幫忙教學,並與兩位新人一起玩(一個,就叫阿隆,另一個,就稱呼為小倩吧!)

(史蒂芬周:哪!這樣不就有新玩家加入了嗎?)

接著,我就聽見路王這樣跟他們介紹:這個是路,一片1分,教堂,放滿九宮格,拿9分、城堡一片1分,蓋好的話,一片2分...

(路王介紹規則中...)

聽到這裡,我聽不下去。如果我是新人,這樣介紹,我對這遊戲一點興趣都沒有。計分是一回事,但我沒那種情境,沒有FU,怎麼玩呢?

不過,這也不能怪路王,他本來就是一個急性子的人,遊戲的背景,他不感興趣,他在乎的,只是分數與輸贏。

為了避免新手玩遊戲的樂趣被扼殺,於是,我就跳下來講解啦!(咦?那教堂玲呢?拜託!早就被路王傳染,遊戲介紹,也是相同的風格啦!)

「卡卡送是一座法國南部的美麗古城,參加者扮演中古時代的君主,派手下的親信去開疆拓土,親信扮演不同的腳色,去佔領或管理領地。」(文句引用:海豚桌上遊戲網

沒錯,雖然沒有一模一樣,但我的確是以這樣的方式,先給新手玩家一個背景,讓他們有融入的感覺。而不是一開始,把元素抽離出來,只講求玩法而已。

「如果你的手下蓋了城,就會成為騎士;佔了路,就會成為路霸;搶了教堂,就會成為牧師;躺在綠地上,就會變為農夫...」在我這樣的介紹下,自己感覺:遊戲有趣多了。而且,有個背景,新手也比較容易聯想。

當介紹完畢,我就退出,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,給予兩位新手指導。

剛開始,路王還能忍得住。但畢竟,他是一個老玩家,而且,玩遊戲想贏的心理作祟。雖然,他有跟新人說明怎樣搶人家的分數,怎樣躺農夫,但老實說,第一次玩的新手,哪懂這些?基本規則能夠弄清楚,就很不錯了,躺農夫這種事情,不是新手可以做得來的。也就因為這樣,路王開始展開「躺人」計畫(通常新手玩,城會蓋一堆,躺農夫就很有利了。)

最後,靠著他的農夫,後來居上,以76分,拔得頭籌;小倩71分第2;教堂玲48分第3;阿隆42分第4。(我說路王啊!用農夫「屠殺」新手,這樣不會贏得很心虛嗎?XD)
(第一場結束時,所拼出來的地圖。)

(黑色:路王。綠色:小倩。藍色:教堂玲。黃色:阿隆。)

當第一場要結束時,又有兩個新玩家先後加入。(一個是小琳,另一個,就叫小方吧!)
由於小倩與阿隆先後有事離開,所以,第二場,便以這兩位玩家、教堂玲與我四人為主。(路王呢?嗯嗯!閉關思過去了...其實,是去玩他的NDS啦!XD)

這一場,小琳是半途接手,所以,即使我再講了第四次,仍然是有點「有聽沒懂」。唉!不是我愛說,小琳啊!昨天明明提醒你,今天要來喔!怎麼還給它忘了呢?

相對的,小方就很有天賦,我講一次而已,她就已經能抓到規則。雖然,一些進階玩法,她還不會,但整場表現,也算中規中矩。

教堂玲,則是跟上一場差不多,志在參與,協助教導新手。只是,我被她騙了。假意送我一座城,卻把我的農夫給做掉了...XD(果然夠心機!)

至於我,本來就不打算贏,但因為頻頻抽中「道路」(嗯!一定是我坐在路王的座位上,才會這樣的...XD)輸得很難看,一度,想要躺農夫搶田。但路王跟教堂玲說話啦!

「誰說不要對新手這麼殘忍啊?」

唉呀!好吧!頭目說話算話,放棄我大好江山,作陪到底就是。

果然,玩到最後,小方以77分第1;半途接手的小琳76分第2;教堂玲62分第3;我,敬陪末座,56分第4。
(第二場結束時的地圖。)

(綠色:小方。黃色:小琳。藍色:教堂玲。紅色棋子的我,好後面...XD)

離開的時候,已經有點晚了,主要是因為玩家到場的時間不一。
不過,有過今天這次的經驗,相信下次他們一定會準時到的。^_^

2008/09/22

[戰棋]我所欣賞的玩家

(圖片來源:GAMES WORKSHOP
最近,GW準備推出Space Marines的新規則書。
想當然爾,必定引起廣大的討論。除了他的粉絲,連跟他敵對的玩家,也紛紛表示意見。

按照GW出版的習慣,新的規則書,都會「異常」的強。
固然,是要讓種族受到歡迎,然後造成熱賣。但更大的「陰謀」,就是可以不斷的更新。藉由修正平衡,來不斷的推人入坑...XD

這次的SM規則書,我還沒有仔細看。雖然網路上可以找到中文化版本,但我還是習慣看英文。不過,根據一些戰棋討論區玩家的反應,有一個共同的感受:SM改成這樣,其他族還要玩嗎?

或許,是他們一時的情緒反應(這代表他們投入這個遊戲很多),表示不鳴;但也有玩家的感覺是:哇哩咧!對上了,怎麼處理?好棘手啊!(這是理性思考...XD)

也因此,就看到有玩家說:我要捨棄原先的種族,改投靠SM了(OK,GW的邪惡計畫成功了!讓人繼續入坑...XD)。但也有玩家說:規則不平衡,我要封印曾伴我闖蕩江湖的種族了...

老實說,前者我沒啥意見,但後者,就不是我所欣賞的類型。
原因如下:
1.曾伴你闖蕩的種族,因為優勢不再,就把它封印?感覺有種:「狡兔死,走狗烹」,一旦無用,為求勝利,封印,只是個好聽的名詞(模型會哭啊...XD)。

2.前面有寫到,每當出一個新的軍事書時,該族會「異常」的強。因此,打得好,固然有你的實力在裡面,但我更認為:這是因為規則對你有利。就像拿著青冥劍的玉嬌龍,實力固然有,但卻是仗著兵器,無往不利。也就是說:你嚐到的甜頭,事實上,是建立在其他未改版或者改版很久的玩家,用他們的血淚所貢獻的(心裡不知道罵GW多少遍...XD)。如今,甜頭不再,這對那些堅持很久,終於得到改版的玩家而言,又算什麼?

頭目無意與人筆戰,每個人的想法也不同。

但對我來說,有改到自己的種族,當然開心,因為,又有新花招可以用。
但如果沒改到,又有什麼關係?

我自己本身是玩IG起家,網路上有玩家說:它算是3.5版的規則(最新是5版了...)。儘管如此,我還是在有限的資源下,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平衡軍隊。

每個人都不喜歡輸的感覺,我也是。只是,我在輸贏的過程中,追求的是對戰的享受。將自己絞盡腦汁所想出來的軍備,用最適合的戰術,將他發揮到極致。縱使落敗,我也沒有遺憾。

現在為何不用了?不是我不愛。只是因為模型太多,懶得帶而已...XD

後來,我也跑去收藏ORK。而且,是在未改版前(2.0版的規則喔!),就開始收集。儘管,年代久遠,軍備不利於當時的規則(當時是4.0版),但我喜歡在這樣的劣勢下,去設計讓對手驚豔的軍備。

頭目的這些話,不是想炫耀或者表示,自己有多高尚或者了不起,只是,對於一些事情,真的很不以為然罷了。

玩戰棋,也算是有一陣子了,看過不少玩家,即使自己的種族沒啥優勢,卻依然堅持自己的路。可能會有人覺得他們很笨,但是,他們所追求的精神與投入,才是讓我動容的地方。

就像魔戒電影裡,聖盔谷的攻防戰、米那司提利斯浴血戰,哪一次,亞拉岡他們是穩操勝券,立於不敗呢?沒有!但好看就在這裡,即使知道可能會輸,卻能夠堅持自己的理想到最後一刻。勝可喜,敗亦可驕傲!也就是因為這樣,世人所傳頌的,不是索倫大軍有多強大,而是這些英雄所創造出來的歷史!

或許,新版SM的規則,真的很不公平。
但一個我欣賞的玩家,他總是會堅持理想,找出方法來應對。
就如我欣賞「銀河英雄傳說」中的楊威利,手中沒啥好牌,卻能打出精彩的一戰。

萊茵哈特固然厲害,但滿手好牌,打贏了,人家會認為那是應該...

2008/09/21

[戰報]一個人的魔獸爭霸


自從上次開了一次「一個人的星海」後,對於想玩,卻找不到人的我來說(事實上,是出不去XD),再開「一人雙打」的作法,成了成遊戲的最佳方法(至少,我有在家陪老婆,老婆也比較「放心」...)

於是,開完星海的隔週,我拿出了這個放了很久的「魔獸爭霸」。
希望,它也能帶給我類似星海的感動。

在桌遊的評價中,魔獸爭霸,一直不是很受到好評。
基本版的遊戲設計,的確是SOSO,但加入了擴充,尤其出現了「英雄」之後,整體的戰略與變化,讓魔獸爭霸加分很多,而且,也更像魔獸爭霸!

此次,我選用了我最愛的半獸人,另一家,則是隨機抽選,抽中了不死族(我想要夜精或人類啊!這兩族的卡片我都有中文化,不死族,根本還沒啊!!!)。
儘管,有些不願意,但自己遊戲前的規定:抽中了,就玩。
於是,兩個我沒弄中文化的種族,就在家裡客廳廝殺了起來。

遊戲的版圖,採用2人玩法的版圖,並加入了擴充版的規則:
1.有英雄可以選擇。
2.有中立怪物,並且有經驗值。
3.各族的特殊規則。
(1)以半獸人來說,家裡被攻擊時,可以丟一顆力量2的骰子,只要丟出1或2,造成對手一點傷害。如果有一隻農民在裡面,可以額外再丟一顆。因此,農民越多(最多也只有三隻),家裡的防禦就越強。
(2)以不死族來說,當有三隻肉搏部隊在森林時,可以當成一隻農民進行伐木工作(這就像魔獸爭霸裡的食屍鬼,可以砍木,又可以當部隊使用)。另外,家裡有一隻農民時,蓋完建築後,可以在下一回合的移動階段,跑去做其他事(這個很符合不死的農民,是用召喚的方法,蓋建築物)。

有了以上的新規則,遊戲趣味很多。但是,我隨機抽選兩家的英雄,居然又給我抽中魔獸爭霸資料片「寒冰霸權」中的新英雄:半獸人的暗影獵人(Shadow Hunter)與不死族的領主(Crypt Lord)。

天哪!我不要啦!

但是,又是那句話:抽中了,就用。

就這樣,一個人的魔獸爭霸,在充滿意外的情形下,展開了。

一開始,暗影獵人率領蠻兵,打算先找中立怪物衝等,家裡這邊,則是沒有啥防衛。
不死族的作法,我刻意採不同方式,讓英雄單挑中立怪物,其他的小兵,則是跑去砍伐樹木,順便防守半獸人可能入侵的路線(因為兩家的路線,一上一下,正常的話,玩家前期都不會去硬碰硬)。
(半獸人與不死族的英雄,各自尋找著獵物,準備搶經驗值。)

(暗影獵人挑到一隻力量3、血3的傢伙,看起來不好打。)

(可惜怪物失手,接下來,當然是暗影獵人的賺點時間囉!)

(全軍六隻,打一隻經驗1的怪,暴力啊!)

(沒想到,這隻怪物,挺兇的,先做掉兩隻不死部隊。)

(還好,剩下的單位,奮力格殺了這隻怪物。)

就這樣,兩邊英雄都順利打下第一隻怪,賺到經驗點數。

後來,半獸人的暗影獵人,繼續率兵打經驗值2的怪(遊戲中,只有兩種經驗值。1或2,前者能力普通,後者,單挑的話,英雄會有危險。)而不死族的英雄,看見半獸人大軍離家裡很近,所以,趕來跟小兵會合,沒有去清怪物。但靠著生產農民與食屍鬼,強大的經濟力與食屍鬼海,隱然成行。

(不死領主率軍對付另一隻經驗2的中立怪。)

(暗影獵人已經搶先升到等級三。)

(空中鳥瞰圖。半獸人轉進中央,消滅第三隻中立怪。)

果不其然,經驗值2的怪物,能力強大,即使有英雄助陣,半獸人這邊都可能會遭到全軍覆沒的命運。還好,有一張「戰鼓」:部隊得到區域攻擊的能力。只要丟到1,對手多一點傷害(也就是兩點)。加上手氣不錯,出現了兩個1,順利把這隻有四滴血的怪物,給清除掉,並且讓暗影獵人衝上第二級。
(力量4、血4的怪,果然暴力,一出手,就三個傷害。還好,暗影獵人會治療+硬食一點傷害,否則,多的傷害,還真的不知怎麼處理。)

(輪到半獸人反擊,三個傷害,加上一個不知道啥的方法,順利解決掉這隻怪。)

(行動結束時,每2點經驗值,就可以升級一次,不得連續升級。所以,暗影獵人,升級囉!)

由於暗影獵人已經衝上第二級,對不死領主來說,可是一大威脅。再配合小兵攻擊的情形下,雖慢一步,也衝上了第二級。

到目前為止,雙方尚無正面衝突。

後來,半獸人的暗影獵人,刻意找不死族的部隊試刀,但因為玩錯,讓不死領主先移動到附近(正常來說,此時的不死領主,還沒輪到他移動)。所以,試刀不成,抽張卡後,就傳送回家啦!
(面對不死大軍,挑起戰爭的暗影獵人是否能逃過一劫?)

(哈哈!我有傳送捲軸。挑起戰爭,目的是在抽卡。)

由於一開始,半獸人便在前線蓋了一個基地,因此,生兵後,便可以從前線基地出現。對不死族產生不小心理壓力。加上英雄比較快升等,不死族一時之間,也不敢貿然攻擊。於是,升過級暗影獵人,繼續率兵,衝向另一隻經驗2的中立怪,順利解決後,等級升到最高,第三級。現在,萬事具備,就差兵力而已。

看見半獸人的英雄升到了最高級,不死領主趕緊率兵去打另一隻中立怪,並且留下部分單位在家裡防守。雖然等級也衝到了第三級,但卻來不及回防,暗影獵人已經率兵往家裡方向前進。
(眼見不死領主在遙遠的彼方,暗影獵人的半獸人大軍,虎視眈眈。)

(算準不死領主回防不及,半獸人大軍入侵!)

(一隻半獸人的射擊部隊,就這樣被「康掉」了...XD)

(升過級的半獸人地面部隊,威力果然不同凡響。三個傷害呢!)

(邊境騷擾,半獸人打出漂亮的一戰,先用網子抓住不死族的空中單位,接著,又出卡片吞食一隻地面部隊,讓不死族根本毫無招架之力。)

(暗影獵人一連串漂亮的組合技,消滅了不死族兩隻空軍,兩隻地面部隊。)

所幸,在得知對手是半獸人後,不死族這邊,便打算發展空軍+便宜的步兵海,對付空軍能力普普的半獸人。雖然來不及回主堡,但家裡尚有空軍與地面單位可以拖住。於是,便來個「圍魏救趙」之計,往半獸人空無一人的主堡前進。如果半獸人沒有打下不死的基地,那就輪到半獸人遭殃了。
(暗影獵人先行,下一回合,半獸人大軍即將兵臨城下。)

(不死領主單刀赴會,意在牽制。)


不死領主這招很有風險,但也不能不賭。暗影獵人這邊,儘管知道不死領主的打法(這邊是合理的推論,不是因為我自己一個人玩兩家的原因啦!),也不得不拼。因為,離家太遠,又沒有傳送捲軸。所以,率領大軍,二話不說,往不死家中打去。同時,在家中這邊,也積極生兵,等待不死領主的到來。

攻擊不死家裡,居然沒有想像中容易。骰子丟得不好,對方空軍也發展出「區域攻擊」能力,讓半獸人的地面部隊,損失不少。在衡量無法打下的情況下,暫時退兵。先觀察一下狀況,再決定怎麼做。只是,沒料到,下一回合,不死族打出一張卡片,讓半獸人不得攻擊不死家裡。這下遭了,此回合不能打下,輪到半獸人家中危險。
(就是這張卡,原本岌岌可危的不死主堡,得到了喘息的空間。反而變成半獸人主堡,面臨威脅!)

本來,不是很清楚不死領主的威力如何。但看見不死家裡沒事,不死領主二話不說,殺了過去。靠著本身強大的能力,讓防守家裡的半獸人部隊,被消滅光,也造成主堡得到了一次損害。(再一次損害,半獸人就輸了。)
(不死族的「圍魏救趙」,此刻成了半獸人的致命危機。)

(面對不死領主,半獸人守城部隊豁出去了,但,卻沒能造成任何效果...XD)

(1~4的點數,出現了5、6,這小小的傷亡,不死領主選擇硬吃,並且反射一個傷害回去。連攻擊都還沒出手,兩隻守城部隊,全數陣亡。)

情況危急,暗影獵人急忙趕回,並配合著援軍,讓不死領主暫時撤軍。

至此,原先處於弱勢的不死族,開始反撲。

但半獸人也不是好惹的,在部隊數足夠的情況下,暗影獵人率軍追殺不死領主。雙方在空曠的平原上遭遇。半獸人方,除了英雄,還有三隻地面部隊與一隻射擊部隊。不死族,則只有一隻英雄與一隻空軍。

看樣子,不死領主的撤退,似乎沒有得到既有的目的,想藉機牽制,反倒給人逮著了。

原本,我也以為,不死族掛定了,但誰知,人算不如天算。

先是不死領主利用本身一個常駐能力,傷害反射,讓半獸人想吃下他,卻也遭受相同傷害。另外,空軍單位很爭氣,丟初1,配合區域攻擊,讓半獸人地面部隊受傷不少。儘管,暗影獵人開了大絕,一直補血,卻抵不過不死領主與空軍的攻擊,加上自身骰子點數差,最後,全軍覆沒。
(原本以為佔盡優勢,暗影獵人率軍包圍不死領主。誰知...)

(力量4的部隊,只要丟出1~4,就有傷害,偏偏,出現兩個6。怎麼這麼無力!XD)

(一隻寒冰翼龍,雖然人單,但力強,丟一個1,還附帶區域攻擊,讓半獸人掛了兩隻地面部隊。)

(不死領主與寒冰翼龍,傲視整個戰場。誰說兵多就一定會贏?)


更慘的是,下一回合,被不死族施放了「寒冰吹熄」,主堡結冰,生產回合直接跳過。根本就是雪上加霜啊!
(寒冰翼龍的噴熄,讓已元氣大傷半獸人,雪上加霜。直接跳過生產階段,等於宣判了半獸人的敗亡。)

最後,不死族將所有單位通通派出去佔點,英雄順手殺了半獸人三隻農民。在回合結束時,不管是經濟力、兵力,都已遠遠勝出,而且,還佔領了15點,不用把半獸人消滅光,就贏得了這次的勝利(嗚嗚嗚...怎麼劇情跟我預想的不一樣...XD)。
(遊戲結束時,不死族的肉搏與飛行單位,通通升到最高級。)

(不死族勝利來臨的那一刻,版圖上,紫色大軍四處可見。紅色半獸人,只能龜縮在一角。)

(陣亡過後的英雄,準備在祭壇重生,要捲土重來。可惜,為時已晚...)

(不死族的佔點情形。)

心得:
1.英雄的能力,真的很強大。加上擴充版的新卡片,讓雙方交戰時,場面很激烈。
2.不死族的玩法,事後想想,玩得比半獸人好。用便宜的步兵海+高階的空軍單位,配合英雄,成功的擋下幾次可能會被滅的危機。反倒是半獸人,沒有規劃好,搞成精兵政策,一旦部隊全滅,很難快速復甦。
3.有玩錯一些地方,但整體而言,相當刺激。如果不是因為我一邊拍照,一邊操作兩家的話,這個遊戲,應該可以在90分鐘內結束。

下次有機會,還想試試看其他兩族,並且趕快把它給中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