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/03/08

【戰報】Hornet Leader、Warfighter

(「大黃蜂領隊」解除封印後,這是第三場。不同的是:前兩場為了勘誤規則,我開啟了「地獄模式」Solo,而這次,則是友人陪同一起遊玩,肩上的壓力小了一些~XD)

感謝友人陪玩,一口氣教了兩款DVG遊戲,過癮。

以下,就直接進入戰報。(故事純屬虛構,依據遊戲過程,有做編排及劇情化。)
(這次,總算整個流程都對了。前兩場還是有地方順序弄錯。防空火砲會先出現部署,之後換我方選飛機、武裝、上場,然後才是敵方飛機。另外一點,就是有些地區,會抽到「No Bandit」,就不會有敵機出現。這一點,相當重要!)

【Hornet Leader】
聽取了任務簡報後,領隊Bug(友人)駕駛A7對地攻擊機,率領4架F18-C,從尼米茲航母升空,往伊拉克南部一座雷達站,執行摧毀任務。

在分析過敵人地面防空火砲部署與威脅性後,後,領隊Bug與2架僚機則為2,從雷達站南方入侵。

副領隊Wedge(我),則與另一個隊友從北方切入。

為免任務失敗,尼米茲航母隨即派遣救援直升機,在目標區外的領空待命。

儘管飛行過程中,貼著海平面與山勢飛行,躲避敵人的雷達,但終究還是被偵測到,敵人立刻派除飛機,緊急升空攔截。

『這邊是副領隊Wedge,呼叫領隊Bug。雷達偵測顯示,敵方升空的飛機,有蘇愷-27與米格-29,我們準備動手。完畢!』

『這裡是領隊Bug,我們上吧!』

不再掩飾行蹤後,為了保持位能向量優勢,全機組立刻引擎推進器踩底,迅速攀升至高空,準備迎擊。

『先給他們一點驚喜!』

(原本想要先馳得點,結果......還好後面使用飛彈射擊敵機時,有把它打下來,不然就會很辛苦......)

Bug發射一枚AGM-84對地飛彈,欲擊毀敵人SA-11防空砲車,卻引信失靈,飛彈失了準頭(友人丟出1……XD)

『Shit!』Bug一聲咒罵,繃緊了神經。

另一頭,Wedge已同一時間,發射2枚AIM-7響尾蛇飛彈,解決麻煩的蘇愷-27。

(有過前兩場經驗,我知道自己很容易Miss掉。所以,面對SU-27這種大威脅,就不保留,2發響尾蛇飛彈賞給它。還好,還滿爭氣的,一次解決。)

面對攻擊,敵人的防空火砲運作起來,只是,射程與高度都不足,形成煙火秀。

而剛剛未被摧毀的SA-11,則做出了反擊,擊傷僚機Hunter。

『我被擊中了,我被擊中了,1號發動機失靈,武器系統失效。』

開戰至今不過幾分鐘,雙方互有損傷。

『Hunter,還能飛嗎?』

『可以,只剩下機砲可以運作…』

『好,你小心,我們還需要你的支援。』

『Yes,Sir。』

(解決了第一波的威脅後,我們按照原訂的計畫,友人從西南方切入,我則繼續從北方進擊。由於我們都是高空飛行,所以地面防空火砲能夠威脅的有限。只要能把那幾個飛機處理掉,任務就能夠安心執行。)

說時遲,那時快,馳援而至的敵機,已迫至接戰距離,對著這群不速之客,發射飛彈攻擊。

壓制、迴避、翻滾閃躲,機組成員們各自使出渾身解數,避開危機。雖然肩頭上一股壓力襲來,但熟練的飛行技巧,讓他們屢屢化險為夷。

(A7因為有兩架F18-C護航,所以它專心解決地面的防砲單位,前面Miss掉的SA-11,這次就穩穩擊毀。)

『我去解決另一架米格機,掩護你們。』

Wedge向東方翻飛而去,雷達鎖定之後,兩枚麻雀飛彈呼嘯而去。

『轟!』的一聲,米格機閃躲不急,成了一團火球。

(圖片的左邊,共有2架米格機。米格23,性能沒那麼好,即使吃壓力,也不至於失去戰力,所以就先Pass過它。而這架米格29,相當難纏,加上Wedge機上還有對地飛彈,零距離的狗戰不利,所以,這次為了「壓制」而配置的AIM-120,此時派上用場,先以2枚拿下它,穩穩處理。)

同一時間,領隊Bug與僚機,也順利清除能夠威脅自身的敵方防砲與飛行單位。

(西南方這區,地面沒有可以威脅機組的防砲單位,因此,兩架F18-C就毫不客氣,把剩下的空對空飛彈通通發射出去,順利解決米格21與米格23。)

『敵人又有飛機要升空了,我繼續監控,目標交給你們了!』

(為了躲開北方可以對空的防砲單位,Wedge向左邊翻飛,Hunter向右與隊友們會合。因為迴避躲過米格23的攻擊,輪到Wedge的時候,近距離的麻雀飛彈,一樣2枚送出,穩穩擊落。三次出手,三次都有斬獲。只是,這時候才發現:圖片上的飛機指示物放錯邊了......XD。)

耳機傳來Wedge的警示訊息,Bug知道,沒時間再拖延了。

『Here we go!』

(也因為前一回的翻飛橫移,加上Wedge又是配置零距離的對地炸彈,慢了一拍,所以這2枚GBU-12,只好用來招呼地面的防空砲車。)

僚機高空飛過雷達站同時,投下一枚GBU10、兩枚GBU16,爆炸聲此起彼落,雷達站瞬間陷入一片火海,但,主體結構仍在。

(最後的總攻時刻到來。第一枚對地飛彈,對雷達站造成3點命中,雖然載重3,負荷頗大,但看見這成果,也總算明白為何是3了,相當值得。只是,後2枚GBU-16,卻只各命中1次,總累積次數5次,還差2次!)

『給我中吧!』

由於之前對地面防砲單位,進行攻擊與壓制的關係,領隊Bug的飛機上,只剩下最後一枚GBU16。

在這緊要關頭,展現了隊長的價值,GBU16不偏不倚,落在雷達站的主體上,一聲轟然巨響,雷達站整個炸裂。

『Yes!』

一片歡呼聲,從Bug耳機傳來。

(最後,Duke在對地加成下,順利關門,送出了2次命中,完成任務。然後,因為劇情關係,所以,我就改成是隊長Bug的傑作......XD)

『回家吧!』

就這樣,所有人完成了任務,迅速脫離而去。

【Warfighter】
接著畫面一轉,友人化身為美軍特種部隊的上士,手持狙擊槍,與Giacomelli(我)及1名隊友,在中東執行任務。(以下以Giacomelli的角度敘述,劇情純屬虛構。)

(為了讓友人完整體驗,所以兩場的卡片組合,我都讓他挑選。這是他幫我的角色挑選的裝備。)

3人接獲命令,趕往一棟建築物,準備營救人質。

雖然訓練精實,但這卻是第一次實際戰鬥。

(老實說,「Warfighter」是個讓我又愛又怕的遊戲。它的情境模擬很到味,但也真的頗有難度。扣除「爆人品」這件事,武器、裝備的選用若沒有搭配好,被壓制的,反而就是扮演特種部隊的我們啦!)

原本的打算,是Giacomelli與小隊隊友負責中近距離的攻擊,上士負責遠距離的狙擊,誰知道,前往目的地路上,居然會經過一處市集。

『保持戰鬥隊形。』

(任務是「In and Out」,而目的是營救人質。雖然只有5個區域,但沒想到這場意外難打。)

看著市集人來人往,雖然不覺得會有敵人膽敢在此攻擊,但3人依舊保持警戒。

『Oh!Shit!』

走在前頭的隊友,眼尖發現了隱藏在人群中的敵人。
還來不及反應,槍敵人聲大作,朝向3人開火……

(其實原本朋友的配置,我覺得還OK,只是,沒想到,第二個區域,居然是個「市場」,遠距離根本打不到,得要進去才行。這下子,窘了。因為,狙擊手跑去打近距離,火力當場大打折扣。然後,更機車的是,左下角這張RPG Team,對整個隊伍的威脅性相當高,偏偏又被上面2張Gunner給掩護著......Orz)

『Take Cover!』上士大聲呼喊,隊伍後方的Giacomelli,知道有狀況,立刻開保險,進入戰鬥狀態。

『碰!碰!碰!』槍聲此起彼落。

『啊~~啊~~啊~~』尖叫聲混雜著慘叫聲,絡繹不絕。

突如其來的襲擊,不單是3人,就連當地的居民,也料想不到,光天化日,就在此時,就在這裡。

瞬間,原本熱鬧的市場,混亂成一片,來不及逃走的百姓,成了流彈波及的犧牲者......。

『該死的叛軍!』

儘管擁有一流的上士狙擊手,但近身駁火,卻非他的專長。

為了解救眼前的危難,Giacomelli朝叛軍的射擊方向,奮力擲出1顆M67手榴彈。

一聲爆炸聲後,火力最凶猛的叛軍小隊,瞬間靜默。

(經過一番血戰,手榴彈丟光,解決了2張敵人卡,壓制住了Gunner,但我的角色,被RPG Team先後擊中2次,差點GG。還好朋友帶了醫藥包,幫我回復傷勢。然後,RPG Team自己膛炸,解除了危機。)

接著,手中的M4連續點放,陸續放倒與壓制住另外兩組叛軍。

『Damn!』就在那兩組叛軍往左右逃散的同時,人群中,Giacomelli看見了一個手持火箭筒的叛軍,對他露出奸邪的笑容。

『咻!』的一聲,RPG-7無導向肩托式反坦克火箭推進榴彈,就這樣筆直朝Giacomelli飛射而去。

Giacomelli雖做了緊急的躲避,依舊被這瘋狂的攻擊,給重傷。

眼見Giacomelli倒地,上士狙擊手一個箭步,從掩蔽處竄出,將Giacomelli拖走躲避,並拿出醫藥包,緊急救治。

『Come on!Come on!』
繃帶用掉了一包又一包,雖然暫時減緩了傷口不斷流出的鮮血,但Giacomelli依舊昏迷不醒。

同一時間,另一個美軍隊友,則持續開火掩護,爭取急救時間。

終於,Giacomelli回復了意識,雖然傷口仍在流血,但終究保住了一條小命。

(這是第一次醫治過後的狀況。M67早丟光了,身上的行動卡也僅剩下一張,被那張「市場地區卡」給打亂了計畫。)

撿回一條命的Giacomelli,將身上的M67拿了一顆給上士。上士二話不說,拉開插銷,往叛軍方向丟去,壓制住了他們囂張的氣焰。

就在此時,叛軍的RPG-7小隊,正想再次射擊時,居然發生了膛炸,兩名叛軍當場被了結。

得到了喘息的空間後,美軍3人小組開始展開反擊,並尋找下一個前進的地點。

就這樣,三個人一邊攻擊,一邊轉進,不戀戰。
但,越來越多的叛軍趕來支援。

(終於開啟了第三個區域。沒想到,居然出現了狙擊手。所幸,沒有Gunner可以掩護他,比較沒那麼棘手。)

『碰!』一記冷槍,前鋒隊友應聲到地。

『Sniper!』

上士與Giacomelli知道,這趟任務,別說是營救,自己能否活著回去,也是一個問題。

(當我們把整個區域連起來的時候,其實狀況已經很不妙。除了回合時間快到了之外,Squad隊友也被狙擊手給放倒。第四區的敵人,已經現身,卻不好處理,更別說目標區的敵人還沒出場......)

然而,這還不是最壞的情況。

『快走!』Giacomelli因為受傷,在推進了三個區域後,他已經筋疲力盡,無法再前進。因此,他下了決心,用火力掩護上士。

(若是一般遇到這樣的狀況,我會選擇撤退。但因為朋友是第一次體驗,想要繼續,所以,我就陪他繼續。這也意味著:我們的角色要生還,有相當的難度。)

為了掩護,他幾乎打光了所有的彈匣,卻無法有效減少叛軍的數量。

好不容易,上士到達了目的地,一進門,整間屋子瞬間起火,一個人也沒有。

『Fuck!』

這是個陷阱。

(這是我的角色。6滴血剩下1滴外,彈匣也只剩下1個,又被壓制,整個狀況相當不妙。)

正當上士要離開屋子,回頭尋找Giacomelli時,只聽見一陣槍響,位在第三區的Giacomelli倒臥在血泊之中……

(這是啟動目標卡之後,敵人出現的情況。雖然最後一區的敵人不多,但屋子居然著火,還讓此區的特種部隊吃到壓制,相當的糟啊!)

(熊熊的火光,任務是要清除這一區的敵人。但進入要花3點經驗值,還要吃2點壓制,完全是個「陷阱」無誤......XD)

(雖然我的角色躲過兩次的敵人攻擊,但終究還是被放倒了。這下子,全部的敵人,目標只有一個,就是:上士!)

最後,只見上士,冷冷的拿出了他的狙擊槍,瞄準了第三區的狙擊手,屏氣凝神......

(換個角度,再來一張。就是在這個時候,我想起了「本能寺之變」。XD)

一聲槍響過後,熊熊火光中,建築物四周,滿是叛軍人影,而上士,不知去向......

(妙的是:朋友剛好想測試狙擊手的威力到底怎麼樣,於是,留在燃燒的區域,對第三區的狙擊手,進行狙擊手的對決,但,指造成壓制,卻無法擊殺。)

【感想】
1、「Hornet Leader」是我第一次破關,相當的開心。果然前兩場累積的經驗修正,幫助了不少。不管是在反制敵機、地面防砲上,或者是本身的攻擊上,這次飛彈的配置,個人覺得很滿意。

不過,友人因為看錯地方,將「載重數字」跟「經驗值」搞混,所以攜帶的飛彈量,大概只有7成。

加上我中間走位的時候,多浪費了一個步驟,導致原本想要支援的對地攻擊,因射程不足,無法貢獻火力。

所幸,前面友人在抽取敵機數量時,有一半是假情報,沒有敵機外,最後也有順利成功。不然,又會是另一次「地獄模式」的體驗......XD

2、「Warfighter」一如預期,相當的難。人員裝備本身的選擇還可以有調整空間外,另外就是第一張的「市場」地點卡,讓整個計畫全亂,在那邊消耗掉太多的火力資源。

與前一個遊戲不太相同的地方,在於前面的「大黃蜂領隊」,可以感受到彼此氣氛的愉悅;這一場,就可以感受到友人心中的糾結與掙扎,表情很嚴肅。

事後討論時,其實有跟他分享,真實的戰爭,並非把人殺光,該進該退,都要拿捏,以完成任務優先,若不行,也要安然撤退,畢竟,人力=戰力,優秀戰力的培養,並不容易。

希望這次的挫敗經驗,不會影響到他對這類型遊戲的體驗。

3、DVG的三大招牌(個人覺得啦!XD),我已經會了兩個,教學或直接來都沒問題,現在,就剩下「艦隊指揮官:尼米茲」啦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【開箱】Commands & Colors: Napoleonics

(放了近5年的CCN,盒況還不錯。原以為,大概就只剩下珍藏的用途,沒想到,還有再拿出來的時候。距離上次玩,已經是5年了,好久了啊~) 「Commands & Colors: Napoleonics」,簡稱「CCN」,是著名「左中右」系統大師:Richard Bo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