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11/30

[戰報]MGC 2008.11聚會

第一場:綠皮VS蛋頭弟的惡魔
之前去卡城跟兔子打過幾次,所以對ORC的軍備,也有不斷在修正。
今天這份軍備,我覺得還不錯。只是,佈陣與喊Waaagh的時機尚有待改進。
最後,我的一隊黑獸人、一隊普通ORC、一隊蜘蛛騎兵、Warboss被幹掉(嗚嗚嗚,三滴血,居然被一擊必殺...XD),其他的,大概也會趴。所以,輸給了蛋頭弟。

MVP:我的弩砲,讓蛋頭弟的一些單位,像是惡魔,損傷不少血。

第二場:卡鐸VS史羅爾的奎克斯
打350分。因為分數少,所以我沒上機甲,屠夫+Manhunter+Yuri+Doomreaver+騎兵+手榴彈客。
也因為沒上機甲,讓史羅爾兄原本的計畫落空(他準備要拆機甲說 )

節奏很快,單位掛的也很快。我的兩個賞金獵人,連動都沒動,就被幹掉了。
不過因為奎克斯往前移動,讓我的Doomreaver有機會衝擊到,配合屠夫放大絕,殺進去狂砍一陣。只是,效果還好,但也因此讓史羅爾兄頭疼很久。

至於騎兵,就在另一側做牽制。而屠夫,因為沒有機甲保護,加上速度慢,所以我讓他跟史羅爾兄玩躲貓貓(玩鐵球的三個女機甲師,動能9耶!光被法術打,可能就會趴了,想近戰可能都很難...XD)。

最後,關鍵一役,騎兵失手(MAT都到8~9,居然還丟出小聯盟...XD)。沒幹掉關鍵兩隻,反而成了奎克斯的祭品。終場,勝利點數就以7:4,輸給了史羅爾兄。

大方向沒錯,只是我處理上,還不夠細膩。但跟史羅爾兄第一次打,很過癮,他人也很nice,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對上。

2008/11/28

[戰棋]心得分享:戰槌+戰爭機甲

分享一下我當天遊戲的心得:
1.WH我還是新手,經驗還不夠多,但感覺起來,WH寫完軍備,佈完陣,大概就會知道勝負了。不過,那種指揮大軍作戰的感覺,真過癮!

2.WM跟WH比起來,是個充滿創意打法的遊戲。節奏很快,而且隨時會有逆轉的情況出現。因此,玩WM時,要拋開一些舊思維,有時候,就是跟他賭一把。連續combo技施展下去,很可能瞬間風雲變色。另外,這個遊戲好玩的地方,在於沒有說不能攻擊自己的單位。因此,適時的「犧牲」自己單位,去擊殺對手,效果往往很不錯。

3.吸血鬼真的挺變態,我想的很久,依舊想不出啥軍備可以克制。
不過,根據我之前玩40K、WM等經驗,玩戰棋有個很重要的想法:配軍備,應該要以不知道遇到誰的情形下去配置。所以,那種專門寫來克某種種族的軍備,或者,鑽研規則找漏洞的玩家,有時候,贏得很爽,但我們卻不喜歡跟他玩。這類型的玩家,在國外,稱為Cheese。至於詳情為何,就請您上戰金搜尋一下吧!

所以,目前綠皮對吸血鬼,無解...

4.昨天玩卡鐸時,兔子很訝異我為何讓加各那特往前奔跑,卻不是破壞者?我想,每個人的玩法不同。

這邊就說說我的經驗:

(1)卡鐸起始盒,就只有三個模型。加各那特,完全近戰型,沒有射擊能力。破壞者,兩者兼具。因此,在東西少的情況下,我要做最有效的利用。讓加各那特往敵人方向跑,越快進入近戰,對我越有利,讓他在後面,對手的焦點,就很容易鎖定破壞者與索夏。

(2)破壞者,其實才是這個起始盒的主力。有14吋的碎石砲,唯一可以射擊又有力的武器(就別太指望索夏的槍了 )。因此,加各那特在前壓迫,破壞者在後面推進,兩者相輔相成,可以把對手逼到我預設的戰場。這樣一來,卡鐸軍就可以在傷亡較少的情形下,與對手決戰。

(3)笨鳥是新手(我的WM大概有1500+)走位與佈陣上,都有出現漏洞。也因為他忘記席格納的長矛號可以導引法術,所以對卡鐸軍來講,壓力就減少很多。否則,地震術狂放,卡鐸反而要受到限制。如此一來,預設戰場的選擇權,很有可能落到席格納一方。

(4)放大絕要抓準,不要吝惜。有玩家會捨不得,想要等最佳時機再放。問題是:WM的節奏很快,打法又很有創意。往往等你想要放的時候,先機已失。因此,在對手的回合時,其實自己就要想一下,等一下要怎麼組合自己的攻勢。當然,這部分還是得視對手後來的走位來決定。所以,我通常是輪到我之後,想了一下,決定好戰術,就很快執行。這是我認為玩WM應該會有的情形。只是,這方面,我們沒有很嚴格去要求。所以,有時候玩一場WM,會花不少時間。在國外的比賽,7分鐘就換邊。這點,倒是值得玩家們思考。

畢竟,WM標榜的,就是快速與熱血,而我也喜歡這樣的格調。

(5)席格納方面,後來有教笨鳥怎麼使用。老實說,席格納的起始盒,我覺得還挺強的。雖然史崔克的大絕沒有索夏的變態,但整體上,都很好用,加上有三隻機甲可以利用。隻數多,往往有其數量上的優勢。儘管最大隻的跟卡鐸比有點差距,但抓好時機,衝過去扁一頓,卡鐸的機甲,也會很受傷。

法術部分,加DEF跟加ARM的,要看情況使用。加DEF,就是讓射擊不容易命中。而且,就算是蓋版武器,一旦沒命中,以機甲來說,偏誤也不會傷害多大。

至於加ARM,那是準備要硬吃傷害。兩者的使用時機,可以斟酌當時狀況決定。

地震術,這個法術超實用。主要是它會knock down,而且範圍版5吋,超大。必要時,震倒自己的機甲也沒關係。它可以讓對手喪失移動或者攻擊。而且,也讓被震倒的單位,失去原地射擊的優勢。這樣一來,動能有限的情況下,對手要不要增幅,要不要施法術,都會「動一髮牽全身」。

那天的連續攻擊,相信有把兔子嚇出一身冷汗。
笨鳥,看過之後,期待你下次的表現囉!

(6)有玩家問:我的史崔克怎麼不移位...等等。老實說,是我搞錯一個規則,以為被knock down後,不能施法。因此,才會沒有放大絕,也沒有做卡位移動。另外,我本來就打算那一回合Call Game,所以,卡位移動上,沒有做更安全的設想。

不過,在經過昨晚詢問號稱WM&HD字典之稱的darkbing後,史崔克在索夏放大絕的那一回合,並不會受到索夏武器的攻擊。最多,就是她的法術傷害。(這是當時的狀況)

但嚴格講起來,還是有機會一次格殺史崔克。

索夏移動+Wind Rush+大絕+一個法術攻擊。
破壞者增幅傷害,射擊史崔克。
史崔克可能就會這樣趴了...XD

以上幾點心得分享,很開心跟大家一起在卡卡城玩,現在多了卡城這個據點,要玩WH、WM甚至40K,都可以約戰了呢!

下次,我就帶我的卡鐸大軍,向卡城進發!

[戰報]無力的綠皮+戰爭機甲

日前去卡卡城,共玩了三場。
第一場,WH,佈陣、軍備經過跟兔子討論,都很OK。問題出在:
1.喊「Waaagh」時,沒有人理鐵皮,3隻部隊,2隻丟1。無言...

2.鍊球怪有一隊丟雙骰,另一隊則是亂跑,只消滅了死地野狼...

3.兔子配的一個騎龍的人物,太過變態,輕裝甲,取消對手絕對先攻,並且讓I變1。另外,還有一把長矛,自動命中,如果有傷害,可以再丟第二輪。就這樣,巨人、野豬戰車、黑獸人一隊,被這個傢伙給滅了...

結果,打了一個鐘頭多,三回合,結束...

第二場WM,「卡鐸」起始盒VS「席格納」起始盒
這場是笨鳥的處女秀,算是新手實戰教學(由兔子指導)。

席格納一方,佔的地形相當的好,但因為經驗不夠,所以,佈陣上與移動上,都出現空隙,讓我有機會放冰凍大絕。

可惜,我搞錯一個規則,造成無法衝擊(雖然可以穿越障礙物,卻不能停在上面。)也因此,使索夏接下來的幾個回合,都有些危險。

最後,卡鐸宰掉席格納輕機甲一隻、重機甲一隻,索夏掛Wind Rush後,言和。畢竟,再打下去也無意義,而且,是教學ㄇㄟ。

第三場,一樣的組合,只是對手是兔子,我換成席格納,進行教學。

索夏一開始就往前跑到矮牆後,破壞者射擊無效。我的機甲也往前跑。

第二回合,卡鐸方無建樹,索夏又往前到矮樹叢。抓到這個機會,我的輕機甲往前黏住索夏,接著,史崔克放地震術陣倒自己的機甲,也波及索夏。此時,另一隻射擊機甲開火兩槍,讓索夏差點就掛。(史塔克自己忘了開槍XD)

下一回合,索夏站起,移動+Wind Rush+冰凍大絕+武器攻擊。
史崔克傷重,且被冰凍,宣告認輸。

不過,這場有幾個地方可以改進:
1.我太久沒玩WM,部分規則都不熟了,所以以為被擊倒後,不能施法。
2.被擊倒的模型,只能選擇移動或者用手中的武器原地攻擊。因此,兔子選擇移動+Wind Rush+冰凍大絕這三步都很OK。但最後一下用武器砍史崔克,則就不行了。

所以,如果是這樣,史崔克下一回合動能回復,DEF16、ARM21的情形下,只要吃下索夏的攻擊,卡鐸就要掰掰了。

以上,是今天的心得。
看起來,好像都沒贏啊~XD

2008/11/27

[閒聊]教堂玲變成「韓國玲」

圖片來源
事情是這樣發生的...

最近開始讓小朋友背論語,因為是分工合作,所以頭目我、路王、教堂玲三個人的名字,都會打在學習單上。

這一天,我發下了論語中的「學而篇」。
原文如下:

子曰:「其為人也孝悌,而好犯上者,鮮矣;不好犯上,而好作亂者,未之有也。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,孝悌也者,其為仁之本與?」

說真的,背論語對我來講,已經是N年前的事了。所以,當下我也沒仔細去校對。
結果,隔天,一個小朋友拿書來說:老師,這好像不是孔子講的。
後來,改聯絡簿時,又有家長寫:老師,經過查電腦與書本,這是孔子的弟子「有子」說的,而不是孔子說的。

我咧!好吧!雖然不是我打的,但畢竟是同一個教學團隊,這個「錯」,我也只好擔了...XD

後來,當我講此事告知教堂玲與路王時,竟聽到讓我「驚訝」到說不出來的事...

「有,本來有『有子』。但『有子』是誰啊?我想他可能打錯了,於是把它刪掉了...」教堂玲如是說道。

「那註釋有沒有呢?」路王問。

「註釋也有啊!但,我還是刪掉了。」教堂玲第二次肯定的回答。

「你是韓國人喔!」當下無言的我,從嘴裡迸出了這句話。

從此,也就是此刻起,頭目在此宣布,教堂玲已非教堂玲,請大家改叫她:韓國玲~~~XD

2008/11/18

[戰報]卡城戰記02(帝國曆2258.11)

望著蔚藍的天空,我闔上了旅遊的記事本。

來到了瞭望塔的邊緣,看著一望無際的大草原。

若非跟這裡的守衛,有著不錯的關係,這瞭望塔,還不是能夠隨便說上來就上來的。

前一陣子,卡城總管小羅,在城的郊區,闢建了一處牧場,養了大批的牛羊與豬隻。

從這個方向看去,正好可以看見那滿山遍野的牛群、羊群,正低著頭吃著牧草。

耳裡則是不時傳來豬隻的吼叫聲,我想,那群豬隻,大概也想要像那些牛羊一樣,爭取自由吧!

正當我為眼前的寧靜景色,感到滿足與幸福時,遠方的山谷,突然煙霧瀰漫,朦朧中,有大批的黑影竄動。

喔!我的天!這不是綠皮嗎?

看著綠皮撲天蓋地而來,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守望瞭望塔的士兵,剛好都去用餐,卡城這邊的警戒,完全鬆懈,沒有人知道這即將到來的災難,這該怎麼辦?

忽然,烏雲密佈,湛藍的蒼穹,被覆蓋上了層層的黑紗。
風,獵獵作響。

咦?那個是?

卡卡城附近,湧現了一群不像人的人影,我想要看清楚,卻無法看的透徹。

伴隨著他們的出現,四周的氣溫驟降,空氣為之凍結,連聲音,也似乎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只見一位身穿黑色,紅色鑲邊戰甲的騎士,傲然卓立,睥睨眼前這一切事物。

難道,他就是......

[戰報]卡城戰記01(帝國曆2258.11)

嗨!你們好,我叫弗雷迪,是一位吟遊詩人。
喜歡四處遊蕩,收集各種地方傳說,四處傳述。

流浪了許久,約莫2年前,我來到了帝國西南地區,一處名叫「卡卡城」的地方。

這座城跟帝國境內其他城比較起來,並非很大,但城內的人民,都很善良,對待我這種陌生的旅客,總是充滿熱情。

城主「馬克」爵士,在他的用心經營下,城內的人民過著自給自足,快樂的生活。也因為馬克爵士用心待人,禮遇下屬,加上,樂於與人親近,喜歡人家叫他「老爹」。因此,城內的子民,擁有著極高的忠誠與向心。

也因為如此,卡卡城的規模,從起初的一座小城,擴展變大了。

即使如此,卡卡城,還是保有原先的純樸與熱情。

很難相信,我這樣一個四處漂泊的人,居然會長時間停留在這裡,甚至,愛上了這裡。對我來講,這座城,擁有不可思議的魔力。

停留在卡卡城的這段期間,好奇的我,出於本能,當然會去多收集有關這裡的故事。

雖然卡卡城位在帝國境內,有著帝國武力的保護,但自從「卡奧斯風暴」事件發生後,各地的動亂,讓每個地區,都充滿著緊張氣氛。

只是,我在這裡,帝國西南邊陲的卡卡城,卻嗅不到那種會被敵人給侵略的味道。

這是因為卡卡城的兵力雄厚,而讓其他境外蠻族不敢入侵嗎?

不!這裡的人,並不好戰。所擁有的兵力,也只是基本。
而且,士兵與一般人民一家親,不像那種長年戎馬在外的部隊。

據當地居民傳言,曾經有幾次,有聽說卡卡城受到敵人的威脅,但,沒有人有親眼目睹過任何戰爭的發生。

這不可思議的事情,更引起我的興趣。

後來,好不容易,從一位退休的老兵身上,我聽到了這樣的傳聞:

「在卡卡城創建初期,有一位帝國大將,他率領著帝國的勇士,抵抗著各種侵略。

然而,在一次戰役中,他身受了重傷。

因為他有位深愛的人,就住在卡卡城內。

為了能夠繼續保護他的愛人,於是,他與吸血鬼王訂下了契約,甘心為他效命。

唯一的條件,就是讓他能夠保護卡卡城,不受其他勢力的入侵。

吸血鬼王被他的氣魄與情感給打動,答應了他。

從此,每當卡卡城有外敵入侵時,總是會聽見鬼魅般的聲音出現,然後沒多久,這些外敵就通通消失不見...」

如果這傳聞是真,不知道我是否有機會,可以一睹這曾是帝國大將的風采...

【開箱】Commands & Colors: Napoleonics

(放了近5年的CCN,盒況還不錯。原以為,大概就只剩下珍藏的用途,沒想到,還有再拿出來的時候。距離上次玩,已經是5年了,好久了啊~) 「Commands & Colors: Napoleonics」,簡稱「CCN」,是著名「左中右」系統大師:Richard Bo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