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/04/27

【閒聊】Impetvs〈進擊〉

 (大象,一個迷人又可怕的兵種。雖然我不是兄弟象迷,但我很愛大象~XD。本文圖片,均來自IMPETVS規則書截圖。)

之前被香港朋友朱Sir的DBMM給燃到後,現在,我對15mm模型的興趣還頗高。除了適合我這種上色不怎麼樣的人外,另外,小歸小,一些細節其實還是看得到。

於是,輾轉想起之前跟好友安卓在聊的『Impetvs(進擊)』,事實上,這個比DBMM還早知道,只是我那時候興趣不大,主力沒放上面就是。

然後,一度擔心:會不會各族的能力大同小異?

在經過購入軍事書後,發現有不同。除了不同時代、國家的軍隊配置不同,能力也不盡然一樣。

這下子,就讓我回復了信心。在DBMM即將改版且買不到規則之餘,就毅然決然轉換到Impetvs上去。

 (這是28mm,亞歷山大時期的軍團。細節很棒,模型也是很大。但要弄成這樣,除了時間與心力外,銀彈也要不少就是。)

 (這是安卓在玩的6mm,東西很小很小,但排出來的氣勢很驚人。上色很快速方便外,經費也省很多。)

(這是我想玩的15mm,介於兩者之間,當然,優缺點也是。不過,既然要玩,就選自己喜歡的比例,畢竟,這是要蒐藏的。^_^)

(一樣是15mm,有上色後,感覺也是滿好看的。)

(既然要玩這種歷史微縮戰棋,我選擇的是有大象兵種的迦太基。但迦太基的資料實在有點難找,我找了很久。最後,『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』原來,"他"一直都在,只是我沒翻到那一頁......XD)

【軍隊表字母意義】
●M(Movement):移動力。移動單位為U(如果是6/10/15mm比例,1U=1CM;如果是20/28mm比例,1U=2CM)

●VBU(Basic Unit Value):基本單位數值。表示士氣、攻防能力。降到0,就會潰逃。

●I(Impetus Bonus):進擊加成。如果是0,無法主動去與敵人接戰。

●D(Discipline):紀律。分成A、B、C三種紀律等級。

●VD(Demoralisation Value):部隊價值。遊戲結束時,計算勝利分數用。

●Pts(Points):花費分數。建置軍隊時候使用。

●Notes:附註。會註明攜帶的射擊武器、是否為浮躁部隊。

【感想】
1.『Impetvs』是一個歷史微縮戰棋遊戲,玩家可以使用自己喜歡的廠牌模型,套用相同規則,在桌上進行大規模的軍團作戰。模型比例從28/25mm、20mm(1/72)、15/10/6mm都有,除了大小不同,另外就是底板有差異。只要雙方講好就可以,再不然,就是只用底板,飛機木裁一裁,就可以玩了。雖然比較沒fu,但也不失一個省錢又可以學規則的好方法。

2.雖然不敢說精,但玩過的遊戲與種類還算不少。除了骰子控,我也是規則控。個人比較在意的點在於:不希望是那種Your turn,My turn這種。雖然打combo很爽,但你會有一半的時間在發呆,互動性其實只有一半。

還好,得到的解答,令我很滿意,解開了關鍵之處,就可以盡情的投入了。

至於遊戲本身,就有如其介紹:
IMPETVS is an extremely flexible system that allows you to recreate more than 3,000 years of military history: Egyptians, Spartans, Romans, Crusaders, Teutonic Knights and Samurai are only a few of the armies that you can build and command on the wargames table.

非常的靈活且有彈性,讓你在3000年的歷史中,挑選你喜愛的國家、勢力,去組成你喜愛的軍隊。

在一套完整的架構下,各個勢力仍保有自己的特色。

因此,想要知道羅馬與中國漢朝到底誰強,這種張飛打岳飛的戲碼,就可以在IMPETVS中重現。

雖然,IMPETVS不如科幻或奇幻那樣的天馬行空,但也因為它有其歷史背景,所以在設定上,反而不會過於誇張,而導致失衡。

這也就是我喜歡的原因。^_^

2016/04/26

【戰報】CCA:Crimissos River – 341 BC

  (這是CCA的第二場,我預計將整個劇本跑完,並且從頭到尾都是用迦太基。對手一樣是程樊。而這個劇本,對迦太基來講,還滿慘烈的......本文圖片,均來自:Vassal截圖。)

跟程樊的第三場大戰即將來臨,為了怕自己忘記,趕緊調出Vlog,把上一場的戰報補完。

這個劇本,之前有玩過,迦太基因為隔著一條河流,戰力被切割很嚴重。中央的兩支輔助步兵落單,不先解救他們,2分會先丟。至於左翼,雖然與右翼連結不上,但兩支重步兵+重戰車壓陣,敘拉古也不敢貿然推進。於是,戰爭就這麼展開,一樣搶5分,敘拉古先攻。

以下,就是該場戰報。(為了方便閱讀,一律由下方敘拉古的視角去敘述。)

 (果不其然,敘拉古開場就抓中央的兩支輔助步兵先攻擊,如果能夠切斷,迦太基就左右兩翼被分開,戰力無法連貫。)

 (為了解救中央的危機,左右兩翼同時進擊。一方便把左翼的重戰車放後面,免得被抓;同時,將右翼的中步兵與輕步兵壓前,但受限於河流地形,一進入就得停。)

 (敘拉古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契機,一口氣將三支重步兵壓前,給予迦太基方很大的壓力。)

 (迦太基輕步兵靠著優異的迴避與移動力,跟指揮官部隊會合,準備以左翼為攻擊的起點。)

 (中央的敘拉古指揮官,率領重步兵突擊;另一個指揮官,則帶領另外兩支重步兵回防左翼,準備迎擊迦太基的攻擊。)

(重步兵的威力,真的很可怕,迦太基的輕步兵,就差一點點被一擊必殺。XD)

(我沒有特定的棋風,但既然敘拉古的指揮官都來了,即使2分可能會掉,說什麼也要迎擊一下。不過,如果是比賽的話,可能要仔細想想,或許逃掉,會是個比較好的選擇?)

(喔喔!一擊不成,被敘拉古重步兵反擊,代價是很痛的......XD)

(但是,就跟魔物獵人的雙刀流一樣,既然要拚,就不能手軟。結果,敘拉古的指揮官,運氣不好,又再次陣亡,賺到第1分......XD)

(指揮官陣亡,但敘拉古的重步兵仍在,5顆骰下去,另一隊也就掰掰了。這樣到底好還是不好,見仁見智,但就戰果來講,是我可以接受的範圍。)

(敘拉古立刻回擊,馬上斷了過於那支過於深入、迦太基輕步兵的退路。不過,我也是在這個時候搞懂。畢竟CCA的撤退路線,跟Battlelore不一樣,搞錯,還滿糗的......XD)

(結束了中央的戰鬥。左翼的迦太基與敘拉古開始交戰!)

(敘拉古的中騎兵、重步兵一口氣壓上,有種『山雨欲來風滿樓』的感覺......)

(敘拉古先用輔助步兵削弱迦太基聖典團的力量,我因為走位不佳,聖典團無路可退。但反擊後,也把敘拉古的輔助步兵拿下。雙方戰成2:2。)

(重步兵很可怕!重步兵很可怕!重步兵很可怕!聖典團被滅,敘拉古趁勝追擊,配合中騎兵,準備狙殺迦太基的指揮官重步兵隊。)

(獲得喘息的迦太基重步兵,憑藉著最後一絲力量,開始反推。此時,後方的重戰車也壓上,準備拿下敘拉古的重步兵與中騎兵。但,有時候人算不如天算,丟出三個旗幟是做啥啦?XD)

(讓敘拉古指揮官逃去,但剩下的這支中騎兵就沒那麼好運。雖然他可以迴避所有步兵,但還是被迦太基的重步兵,成功擊殺。)

(敘拉古指揮官重整旗鼓,右翼的輕步兵推向前,指揮官則往後再撤退一格,遠離重戰車的威脅範圍。)

(經過盤算,迦太基指揮官做出孤注一擲的決定:突進!如果能夠一口氣拿下左翼的兩支重步兵,勝利就會這樣到手!只是,重戰車雖然移動力不錯,但戰鬥力上還是略遜重步兵,就差那麼一點點......)

(只剩下1滴血的敘拉古重步兵反擊,迦太基的重戰車,就這樣沒了。還好,指揮官逃脫成功......。迦太基3:4敘拉古,遊戲結束的時間到了......)

(第4分既然已經拿到,那第5分,當然就是中央那支輕步兵啦!被敘拉古重步兵5顆骰攻擊下,就這樣領便當去了......)

【覆盤】
整場下來,迦太基方有幾個決策明顯失誤。例如:中央的輕步兵過於深入,撤退路線沒搞清楚。

但大致上,我想打的戰術有呈現出來。雖然右翼有很多單位,但一開始就打算放著不理。

現在想想,雖然河流對攻擊輸出有所限制(最多2顆),但相反的,對於防守,也是有利(因為對方也只能丟2顆)。這邊可以再想想,或許,結果會不一樣。

但還有個地方,其實可以做得比上面想像的更好。那就是左翼與敘拉古的戰鬥。因為如果是比賽,會雙方輪流玩對方的軍隊,然後將分數加起來,即為最後的得分(因為這是歷史戰棋,本來就有不對等的存在。但對於競賽來講,交換玩,比總分,才是公平與合理的設計。)

所以,如果我當時再細膩些,分數就會是4:5,而非3:5了。

(這是當時候的狀況。)

(這是原本我的打法,指揮官與重步兵分開,加入移動力高的重戰車,然後重步兵撤退。會這樣做,是因為很怕那張先攻牌,實在很可怕。但仔細想想,重戰車也才2滴血,對方又是重步兵,其實好像沒啥差別。)

(歷史無法重演,但戰棋可以。所以,如果我讓重步兵不動,讓另一支輕步兵過來幫忙。以當時3:3的狀況,即使丟分,也還可以追回。先削弱滿血的敘拉古重步兵,再用重戰車決勝、追擊最後那支1滴血的重步兵,還是有機會贏。)

(實測結果,輕步兵果然去領便當了,但有幫到。只是,重戰車+指揮官的組合,也太不給力了,再多一個劍,我就拿到第4分了說......)

(就這樣,剩下2支各1滴血的敘拉古重步兵。這時候,還是有機會,就是抓指揮官那支重步兵。擊殺沒問題,關鍵在指揮官會不會被逃掉......)

(哈!被指揮官給逃掉。其實逃得掉啦,1/6的機會擊殺而已。接下來輪到敘拉古進攻,結局還是一樣。但4:5,甚至獲勝,其實是可能的。)

【感想】
1.我很喜歡CCA(對,上次講過。XD),除了兵種豐富、迷人的歷史背景,另外就是會有指揮官帶兵衝鋒陷陣、英勇殺敵的感覺。只是,我做得不夠細膩,雖然程樊會覺得我這種打法很"粗糙",不是「先削弱、累積、一口氣爆發」的穩扎穩打法,但其實我的每一個決策,都是有經過思考的。只是風格比較直覺、隨興。

如果要用比喻,程樊比較像籃球比賽,半場系統作戰,我比較偏愛跑轟。誰的節奏被拉走,誰就有輸的可能。我知道自己不擅長策略遊戲,但論戰鬥,我可是有不輸給人的自信。^_^

2.感謝Vassal具有記錄的功能,讓我在打完後,還能夠檢視整個過程,並做成戰報。每次覆盤,都會有一些收穫。勝敗我是看得滿淡的,體驗遊戲的樂趣,過程全力以赴,對我來講,那樣就夠了。^^

期待下一場的到來,也希望能在今年,把CCA的基本盒內的劇本打完,然後,就可以買擴充了......XD

《您可能有興趣的連結》
【戰報】久違了,CCA:THE BATTLE OF AKRAGAS – 406 BC

2016/04/15

【戰報】GJ32:關原大作戰

(GJ,Game Journal,日本的圖板戰棋雜誌,是最近踏入的新領域。而GJ32這一期,收錄了兩種不同玩法的關原之戰:関ヶ原大作戦/入札級関ヶ原。圖片來源:Google。)

其實,原本最近我是要玩「歐洲模擬卡車2,Euro Truck Simulator 2」的,但,剛好先後與程樊玩了CCA,接著又跟好友Mike學了這款關原大作戰。結果,卡車重新安裝完,還沒有機會開到。想一想,自己都覺得很有趣。

不過,有朋友肯一起在線上玩圖板戰棋,當然還是優先選擇。畢竟,開卡車,隨時都可以開~XD

這款GJ32的關原大作戰,算是該雜誌裡面的其中一款遊戲。遊戲的玩法、規則等,可以參考Mike這篇:GJ#32 関ヶ原大戦 (vassal)

而這一篇,則是在教學場過後,與Mike討論了、勘誤,自己Solo的戰報。有興趣的朋友,可以看看。

為了方便閱讀,在開始之前,先解說幾個基本東西。

西軍我會用藍色框表示,東軍則是紅色框
城池不管是哪一邊的,都用黃色框(藍底字)

西軍中,分成兩派,一個是主戰派,例如:石田三成大谷吉繼(遊戲裡通稱『西軍主戰派』)。另一派,則是觀望派(遊戲裡通稱『西軍諸將』),例如:吉川廣家小早川秀秋。搖擺不定,沒到最後關頭,不會輕易投入決戰。

東軍比較團結,應該說:目標一致。但儘管如此,還是有分成核心派(遊戲裡通稱『德川、譜代』);另一派則是對德川效忠,又或者不爽石田三成,例如:黑田長政福島正則(遊戲裡通稱『東軍外樣』),叛變的機率低,但還是有可能叛變。

●每一個Token(遊戲裡稱為『軍勢』),大約代表實際約3000~3500人左右。

以下,就是這場遊戲的戰報。

 (這是一開始的設置圖。東軍在右邊的『尾張』,地圖上,有標示部署位置,但單位怎麼分配,完全看玩家。這點挺不錯,給予彈性及自由,會因為想法不同,而有不同的配置。至於黃色圈起來的,則是重要的城池,用白話表示,就是每個價值2分,但事實上,是這些城池被打下時,左上方的表格內,『調略』『戰意』的數值,都會往自己有利的方向移動兩格。)

 (這是剛開始的發展。東軍『福島正則』率軍北上,準備拿下『歧阜城』;而『宇喜多秀家』,並沒有跟歷史一樣,改走南方,準備拿下『安濃津城』。就東軍的想法,先拿下『歧阜城』,除了只有一個守備隊外,另外就是解除『清洲城』的威脅,同時打開通路,兩線並行;就西軍的想法,『歧阜城』我是遠水救不了近火,被拿下是遲早,加上沒有抽到關鍵牌,所以讓『宇喜多』南下,一座換一座,雖然『安濃津城』比不上『歧阜城』,但還有1分的價值,假設『歧阜城』被拿下,我還能要回1分。)

 (哈!西軍抽到了『三成的指令』,於是,讓在『越前』『大谷吉繼』立刻戰略移動,除了避免在『越前』『前田利長』戰意提升外,另外就是可以支援前方的『石田三成』。)

 (沒想到,又抽到了西軍的牌,恰巧是『大谷吉繼』自己的牌,二話不說,立刻趕往『歧阜城』『織田秀信』一看到了援軍趕到,城裡的守軍士氣立刻大升。但這邊其實玩錯一個地方,當『大谷軍』進入了『福島軍』的ZOC範圍時,應該會先停止移動,需要再一個動作,才有辦法進城。但不管怎麼說,能夠趕到『歧阜城』,對西軍來講,真的士氣鼓舞不少。至於為何沒有讓『石田三成』去救援,原因有二:『大垣城』本身也是個重要據點,其次,東軍在『尾張』的軍容壯盛,貿然去救,還滿危險,因為西軍只要『石田三成』『豐臣秀賴』其中一個掛點,西軍就輸了。所以衡量下,決定不貿然營救。)

 (由於『歧阜城』有了『大谷』的援軍,所以東軍另一個箭頭『黑田長政』,決定轉過頭,搭配『井伊直政』,先下『犬山城』,給西軍來個下馬威。)

 (由於『犬山城』的守備隊,攻擊力只有1,面對『黑田長政』『井伊』的聯手,由於螳臂擋車,就這樣被東軍給奪下,一吐『歧阜城』不能攻打的悶氣。同一時間,『宇喜多』也開始攻擊『安濃津城』。)

 (『福島軍』決定放棄『歧阜城』,轉而牽制『大垣城』『石田軍』;同時,『宇喜多』拿下『安濃津城』,為西軍贏回一口氣。)

 (因為『福田軍』去牽制『石田軍』,為了鞏固『清洲城』,加上適時提供『福田軍』支援,『細川忠興』率軍進駐『清洲城』。)

(面對即將可能到來的大戰,『石田三成』不斷的鼓吹,加上『宇喜多』拿下『安濃津城』的戰果,終於讓『吉川廣家』出動,從『南宮山』開始推進。但因為在西軍中,屬於非主戰派,因此,戰意不高,移動好慢......。而西邊的『毛利元康』,則從『京城』推進,準備攻擊位在『大津城』『京極高知』。)

 (東軍『福島軍』決定來個回馬槍,與『黑田軍』一起合圍『歧阜城』。原本危機解除的『歧阜城』,瞬間變成了險地,戰爭一觸即發。在此同時,『大津城』攻防戰開始。)

 (『大谷吉繼』『織田秀信』奮勇抵抗,面對東軍3萬多人的兵力,仍毫不遜色;另一邊的『京極高知』也不是好惹的角色,儘管『毛利元康』「西國一の猛將で、比類なき武芸の達人」美譽的『立花宗茂』助陣,但仍打不下『大津城』;同一時刻,『宇喜多』在得知『大谷軍』的勇猛表現後,決定繼續進攻,準備奪下『松坂城』。)

 (『石田三成』聽聞『大谷吉繼』的勇猛表現,加上『吉川廣家』已願意下山相助,於是,立刻率領『島津義弘』『島左近』以及『小西行長』,1萬2千人的兵力,迂迴『垂井』『赤坂』,來到『合渡』前,準備就以『歧阜城』做為決戰地。)

 (因西軍情勢看好,加上『德川家康』尚未抵達,於是,『吉川廣家』答應『石田三成』,協助防守『大垣城』,遙遙牽制『清洲城』東軍。)

 (來得早,不如來得巧。就在三區戰況僵持不下時,『德川家康』大軍抵達!)

 (得知『石田三成』軍尚未抵達『歧阜城』『德川軍』決定來個奇襲,立刻戰略移動,距離『大垣城』不過一天的光景。西軍危矣~)

 (終於,『石田三成』過了『合渡』,來到『歧阜城』外。面對舊日老友,今日仇敵『福島正則』『石田三成』坐於馬上,掩不住嘴裡的笑意,揮一揮手,便準備與『大谷軍』合流。)

 (這時候,『小早川秀秋』決定加入西軍,將大軍開拔至街道上,準備下一刻支援『大垣城』。)

 (儘管知道仇敵就在眼前,但『福島正則』也不敢輕舉妄動,畢竟,『大谷吉繼』的厲害,他們已領教過,加上『德川家康』已抵達,剩下的,就交給主公決定。只能眼睜睜讓『石田三成』『大谷軍』合流。兩個過命之交,在『歧阜城』重逢,彼此都激動地說不出話來......)

 (得知『石田三成』『大谷吉繼』合流後,西軍大老『毛利輝元』決定帶著『豐臣秀賴』出擊。離開『大阪城』,先是入『京城』,宣示主權,接著準備支援『毛利元康』,以優勢兵力,奪下『大津城』。)

 (面對如此不利的局勢,『德川家康』決定放手一搏,大軍調頭、北上,將『歧阜城』包圍,不讓『石田三成』逃出生天。面對總數量5萬多人的東軍,只有2萬多人的『石田三成』淡然一笑,對著城下的『德川家康』大喊:『想要三成的項上人頭,有本事,就來拿吧!』頓時,整個『歧阜城』守軍士氣達到最高,每個人都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,準備與『德川軍』為首的東軍,做最後決戰。)

 (就在此時,『宇喜多軍』傳來好消息,『松坂城』攻陷!)

 (『毛利輝元』『秀賴』留在『京城』,率軍支援『毛利元康』,同一時間,『宇喜多軍』立刻戰略移動,揮軍北上。)

 (總攻的時候到了!得到指示的『吉川廣家』,立刻率軍,來到『德川軍』的後方,一來北上夾擊,二來也可以阻擋來自『清洲城』的援軍。『德川軍』情勢岌岌可危......)

 (時也、運也、命也『德川家康』不虧是老狐狸。居然在這要緊時刻,『家康出馬』,對『歧阜城』內,唯一可能叛變『織田秀信』恫嚇:『秀信,別忘了,我德川始終對信長主公忠心耿耿,是那隻猴子,取而代之你的地位。今天,我算是幫主公清君側。以今日局勢,天下將落入我的手中。若你歸順,保你不死,並讓你繼續保有原本的領地;但若你抗拒,縱使天涯海角,我德川也會追殺到底。說到底,這一切都是猴子的錯,而『石田三成』這樣的人,值得你賣命嗎?』)

(看到東軍壯盛的軍容,加上『家康』堅定不移的口吻與霸氣,『織田秀信』動搖了!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斬殺『石田三成』『大谷吉繼』,即使素以勇猛著稱的『島津義弘』『島左近』,外加『小西行長』,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,根本來不及反應,就這樣被擒殺......)

(在Vassal遊戲裡,有一個放置陣亡單位的區域,名叫"天國"。德川的"恫嚇"果然可怕,瞬間五大主力都上去了。以人數來算,這樣就有3萬人左右,好慘烈的戰役啊!但我想,被『織田秀信』背叛的『三成』『大谷』,才是最冤枉的,應該會感到很嘔吧!XD)

【感想】
1.一樣都是「關原之戰」,這款GJ所出的「關原大作戰」,個人相當喜歡,在戰鬥、移動等方面,都很直接且直覺,相當爽快。尤其,地名與人名都是用漢字表示,看到那熟悉的文字,玩起來格外的親切,也更多了一分帶入感。

而另一款GMT的關原作戰,則考驗著統率與資源運用的能力,雖然風格不同,但也是很好玩,看著木塊在地圖上昂然而立,比起只有厚紙片的Token,當然爽度不同,如果能夠改成漢字呈現,我想,GMT應該會多賣好幾刷......XD(有興趣的朋友,可以參考這篇:【介紹】關原之戰〈Sekigahara: Unification of Japan〉~新手分享)。

2.雖然雜誌棋跟一般盒裝的圖板戰棋相比,嚴謹度比較不足。但這些日子玩下來,深深覺得:作為一個遊戲,它如果能夠讓玩家感到喜歡、好玩、有趣,這樣它的使命就達成了。如果進一步,讓玩家對該段歷史感到興趣,自行研究,那就更加超值。

所以,如果有,我會想收。可惜,GJ32已經絕版,儘管好友Mike不斷查訪、詢問,甚至寫信給GJ,都還是絕版=沒貨』

比起一般桌遊或者遊戲,打著絕版的旗幟,過沒幾年,又給你再版(也沒錯啦,那一刷,絕版。但沒跟你保證不再刷啊......XD),人客啊,什麼叫「絕版」,這才是「絕版」啊......(好,我希望GJ打我臉,看到後,立刻再版。XD)

3.這場獨自的Solo,可真的是峰迴路轉。在與Mike討論、勘誤後,發現雖然選擇沒有之前那樣多,但其實也很足夠。雖然只有三個行動:移動(一般移動&戰略移動)、攻擊、回復,但配合卡片的抽取組合,讓整個變化還不少。

除了要注意牌庫的狀況(對,可以記,但只要「家康行動」這張牌一出,就要重新洗牌。所以,你無法全部算出來。這個我喜歡~^_^),還要去解讀場上的狀況與地圖。能掌控的有,不能掌控的天命也有,指揮官只要做好本分,其他交給天,這對偏好戰鬥型的戰棋玩家來講,是很對味的。

只是,沒想到,居然最後是被秀信給背刺成功,家康的嘴砲,不是,是"恫嚇",還真是威啊~XD

4.整場遊戲的過程中,雖然是Solo,但我沒有去預設立場,偏頗哪一方,純粹是以:「如果我是那一邊的指揮官」,我打算做啥。所以,腦袋是放空的,因此,也就沒有人格分裂的問題......XD

每一個決策,都是「如果是我用」的選擇。因此,宇喜多秀家的部分,我是刻意採取往南打,不斷地奪取敵城,來提高西軍的戰意。

至於東軍,雖然比較團結,目標一致,但那個大谷吉繼趕往岐阜城後,讓西軍吃下了一顆定心丸,也讓我東軍一度有點想要放棄,進退兩難。

但,攻城戰就是一種消耗戰,誰撐不住,誰就輸了。當整個戰場膠著在那邊時,就該採取一些特別的作法。

遊戲雖簡單好上手,但玩起來不會讓人感覺到膩或者沒啥變化。每一步,都緊緊關係著下一步。因為「Chit & Pull(Mike叫它『推拉系統』)」機制關係,加上資訊透明,即使再重新玩一次,發展與結果也會不同,個人覺得還滿耐玩的,兩人玩會很有趣,一個人solo也是很ok的。^_^

5.人生不能重來,戰棋卻可以Replay,只要你有時間,就可以不斷的重新詮釋歷史。在整理這次的戰報過程中,原本對一些人名、地名一知半解,現在,總算可以說:戰國小常識+10。^_^

好笑的是,前面還算是用客觀的角度報導,中間就開始中二,加入了一些個人想像,到後面幾乎變成小說形式在發展......XD

我想,日後在看「真田丸」,「大谷吉繼」出場時,我應該會淚流滿面吧!歷史上,他也是個有情有義的漢子。關原之戰前,他是有勸說三成,但三成執意,於是,他便將命交給了三成,還去看守他認為可能會叛變的小早川秀秋。有關他的故事,可以參考『維基百科:大谷吉繼』。

儘管還是有朋友不能理解為何要Solo?

但除了現實因素有困難之外,其實Solo也有它的優點,不受時空的限制,想玩就玩。加上我是玩圖板戰棋,有著深厚的歷史味在引導,每一手棋,彷彿帶你穿越古今,重回當年;每一個決策,都讓你有取而代之,換人指揮看看會不會更好的感覺。

當遊戲結束的那一刻,與過去的一段故事交心,會讓人發出會心的一笑,不斷的玩味整個過程。

雖然,不比有伴來得熱鬧、嘴砲,但這感覺就像開著歐卡,環遊整個歐洲;又好像去海邊野釣,享受著一個人的沉靜,別有一番風味。此外,還可以自己練習兩倍的量,對於之後與人對戰時,還是會有幫助的(就類似運動選手的「意象練習」)。

Anyway,好遊戲,不玩嗎?



不孤